()  看牛小田目光发直,巴小玉不由问道:“老大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去找一块厚绒布,黑色的那种,晚上得蒙上,没法睡觉啊!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巴小玉笑道:“可以搬去我的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还是放这里吧!本老大亲自照顾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巴小玉立刻出去了,在村里打听了一圈,买到块黑绒布,回来后盖在玻璃箱上。

    灯光遮住了……

    唉,却又多了点阴森的味道。

    还得在绒布上抠两个洞,金箭兰需要呼吸,缺氧的情况下,也会枯萎。

    晚饭后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平地惊雷符阵的驱动咒语整理下来,一百零八个字,标注了拼音后,发布在无敌群里。

    两天之内,大家都要记住,一个字都不许错。

    女将们顿时头大如斗,尚奇秀抓乱了头发,一脸苦涩,随手打出一张麻将,点炮了,被春风赢了好几百,乐得直拍大腿。

    麻将散局!

    女将们立刻回屋,躺在床上叨叨咕咕背咒语,还在群里交流背诵经验。

    文化程度决定背诵速度,尚奇秀进展最慢,好容易背下来一点,却被指出拼音都没拼对!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还是巴小玉聪明,分享了生僻字谐音替换,外加联想记忆法。

    用巴小玉的方法,半个小时就能背诵三分之一!

    绝了!

    大家一致点赞,开心之余,还给巴小玉私发了不少大额红包。

    这就是知识的力量,

    女将中,属巴小玉的文凭最高,专科毕业!

    无敌群很热闹,提示音响个不停,牛小田觉得烦,干脆调成了消息免打扰,反正私下也都有,有事单独能联系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牛小田正打算将黑子喊进来,尝试通灵术,白狐再次报警,又有法师进村了。

    是名中年男人,其貌不扬,穿着普通,背着手闲庭信步,并没有引起君影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这货不知道必杀令暂停了吗?”牛小田蹙眉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是所有人都奔着奖赏而来,你的仇家可不少。”白狐提醒。

    “这人什么水平?”

    “不高也不低,但狐狐单枪匹马,肯定是干不过。”白狐又退缩了,没内丹,不敢跟法师过招。

    喊出君影,密切关注此人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中年法师围着牛家大院,缓步转了一圈,偶尔驻足观望,半晌后才离开。

    “白飞,能不能探查到,他身上都带着什么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精准不可能,狐狐只能感受到,这货带着刀子,一些符箓、好像还有我畏惧的力量,估计是雷电之能。”白狐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虽然不是兽仙,但面对雷电能量,依然不能等闲视之。

    *击力,雷电第一,其次就是火焰。

    君影汇报,那名法师到了大槐树下,歪着脑袋,好像在倾听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,

    轻松翻墙进入了一处空房子,用刀子撬开门锁,还从里屋拿出一床被子,躺在旧沙发上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附近唯一的空房子,不就是闵奶奶住过的那处吗?兴旺村66号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鼻子都气歪了,这货真不要脸,居然撬门进入了自己的房子里,连住宿费都省了!

    出师有名了!

    私闯民宅的行为,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老大,先下手为强,不能总是被动挨打,别忘了,还有东山的宫桂枝,正等着伺机下手。”白狐怂恿。

    “这货通过听声,就能分辨出哪间房子是空的,也不能小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蹙眉,执草*能屏蔽气息,但走路还是有声音的。

    这名法师的耳力很强大,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找地方住下,及时撤退。

    “得想办法让这货感知减弱。”牛小田思忖道。

    受到点拨,白狐立刻来了灵感,“可以让君影先给他造梦,进入深度梦境,对外界的感知就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啊!我怎么就想不到呢?”牛小田语气夸张,又坏笑道:“白飞,都有假丹了,能拿动养仙楼了吧?”

    上钩了!

    白狐小爪子扶额,就知道,老大能用它的时候,绝不会心慈手软,点头道:“我去冒险吧!”

    天气没那么冷了,养仙楼不用盖单子。

    打开窗户,白狐的虚影控制着君影居住的养仙楼,就在空中飘走了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,养仙楼就飘了回来。

    君影汇报,释放了两分钟的气息,确信造梦成功。

    通常来讲,

    高级法师察觉到异常,会对造梦气息会进行自发抵御。

    这名法师显然犯了很多人的通病,傲慢自大,自以为是,精神上很放松,没把牛老大太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如此轻敌,还想打牛老大的主意,注定要栽大跟头!

    “秀,一个小时后,单独跟本老大出去一趟。”牛小田给尚奇秀发去消息。

    半天没回复!

    “白飞,你去看看,秀在鼓捣什么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“她睡着了!”白狐感知一下,便确信道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背咒语太乏味,尚奇秀居然睡死了,这家伙将来的法师之路,一定会非常坎坷。

    “去弄醒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白狐飘走,十秒钟就回来了,已经用小爪子将尚奇秀弄醒,还把这家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老大,对不起,睡着了,马上就换信息提示音。”尚奇秀歉意回复。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再犯错。”

    尚奇秀诚惶诚恐,老大没念控制咒,都是对自己格外开恩。

    午夜十一点半!

    牛小田启动执草*,带着尚奇秀,直接翻墙而过,尽量放轻脚步,直奔大槐树。

    没有杀手的兴旺村,夜晚格外安静,只有夜风吹过树枝,发出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!

    两人突然开始飞奔,速度快如疾风,纵身直接跳过院墙,一路不停,冲进屋内。

    正在做美梦的法师,还是听到了声音,猛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来不及抓起符箓,直接将枕边的一柄短刀,朝着对面的黑影抛了过来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尚奇秀徒手抓住短刀,而牛小田凌空挥出一掌,直接将这名法师,再次掀翻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老旧的沙发,顷刻间就塌了!

    尚奇秀身形如电,一拳轰在法师的胸口,短刀压在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

    牛小田也将手里的银针,刺入法师的百会穴,暂时封闭他的法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