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牛小田不由叹口气,“唉,做人不能太实在,我都信以为真了,还指望着,姐姐吃蛋,能跟着吃点蛋壳补钙也行啊!”

    佘灿莲又是一阵大笑,“你的要求还真低,可惜啊,真有凤凰蛋,本仙渣渣都不会留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话要不要这么直接,友尽!友尽!”牛小田作势就要走。

    佘灿莲却一把拉住他,神秘道:“告诉你实情吧,我这次乘船赶来,真有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洗耳恭听!”牛小田连忙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万年之前,这里发生过一场龟蛇大战。一只万年海龟,跟一条万年海魁蛇,为争夺地盘,恶斗了七天七夜,狂风呼啸,电闪雷鸣,搅动的海水巨浪滔天,一时间,天地陷入混沌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惊得目瞪口呆,哭笑不得,“姐姐,讲评书呢!你也行走人间多年,这种骗人的故事也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宁可信其有!”

    佘灿莲一本正经,不像是在开玩笑,又说:“修行不易,任何机会都不能放过。我就琢磨着,它们这场恶斗,或许能留下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万年修为的海龟和海蛇,哪怕留下任何一点皮骨,都能打造品相不凡的灵宝。

    牛小田怦然心动,佘灿莲说得对,宁可信其有!

    撸起袖子,认真问道:“姐姐需要小弟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需要,你懂的,这种东西,通过气息是无法探查的,一旦有收获,咱们各取所需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啊!”

    “拉勾!”

    “不拉勾!”牛小田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佘灿莲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,这次旅游途中,我帮忙解决了一件事儿,鬼魂入侵,就是因为童年拉勾引起的,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将崔岩和大菊之间的故事,换了名字和故事情节,讲给佘灿莲听,又把她逗得笑弯了腰。

    拉勾免了,彼此守信就是。

    两人从西侧出发,穿过整个岛屿,来到了东侧海边。

    百鸟湾,正如其名。

    海边湿地上,落满了各种海鸟,成群结队,偶尔,大批鸟儿一起飞翔,遮蔽半个天空,倒也非常壮观。

    很多游在拍照留念,也有人高呼雀跃,故意去惊吓海鸟,惹人嫌弃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一片地方,万年沧海桑田,想要寻找灵宝材料,无异*捞针,也像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记载,打造灵宝的材料,一定在风水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不存在路上随便捡到的情况。

    来到僻静处,牛小田也不避讳,取出三灵盘,仔细辨别此地的风水。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,

    风水这方面,佘灿莲虽然是高傲的灵仙,却是门外汉,只能默不作声,等待着牛小田得出判断结果。

    半晌后,牛小田开口道:“姐姐,这地方的风水,称之为紫气局,生机盎然,只适合鸟类生活,并不适合人类居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跟寻宝有什么关系?”佘灿莲认真问。

    “有点关系,紫气是啥,高贵之气,可能有宝贝……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还等于没说,佘灿莲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知肚明,这家伙着急,已经隐身去下方搜索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佘灿莲重新出现,表情上就能看得出来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唉,看来,传说就是传说,除了鸟粪的味道,什么都没有。”佘灿莲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!”

    牛小田指了指下面,“靠南的那处地方,水洼凸起处,形成了一卦,正是地火明夷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啊,易经中的一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卦的三爻,大有收获的含义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就在那里挖掘?”

    佘灿莲很聪明,立刻领悟到了重点,抬起一只脚,急性子毛病又犯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听我说完啊!”牛小田强调道:“是这个意思不错,但有一点,必须等到太阳下山,明夷的含义,就是火入地下,倦鸟归巢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游轮九点才启程,那就先找地方去玩!”佘灿莲又有了信心。

    没有老大的指令,女将们没敢靠前。

    倒是龙潜过来说了一声,雷东鸣住进了酒店,等着坐后天的飞机离开。

    佘灿莲对此没反应,龙潜也没继续打扰,带着孙女四处游览看景。

    牛小田和佘灿莲形影不离,宛如热恋中的情侣,参观完鸟类博物馆,又去逛商场,吃快餐。

    当然是牛小田大吃特吃,她只是看着,连口水都没喝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为了消磨时间,等待日头西沉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杀手尾随,试图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这群可怜的家伙,不知道牛老大身边这位绝色美女,是堂堂灵仙,更是招惹不起的主。

    于是乎,有的杀手走路不留神撞上灯柱,鼻子哗哗流血,也有杀手莫名摔倒,磕破一大块脸皮。

    快餐店里,几名杀手,开心地吃起了餐盒和塑料叉子,惊得服务人员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都是佘灿莲所为,戏弄人方面,她的水平堪称登峰造极。

    天黑了!

    牛小田在八仙群里,发了一条消息,让大家先回船上去,不必担心本老大的安全。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回复ok,安悦犹豫了半晌,也回复了两个字,好的。

    行动开始。

    牛小田和佘灿莲,重新回到了东侧海边。

    此时的海边,已经空空荡荡,只有几对情侣在漫步,各种眉来眼去说着情话。

    秀恩爱,不长久!

    遇到佘灿莲,格外不长久!

    略施小计,情侣们就开始吵架动手,扯头发打脸踹肚皮,最终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“姐姐,这么做不太好吧?”牛小田直皱眉。

    “反正都是露水夫妻,碍眼就是不行。”佘灿莲挽住牛小田的胳膊,带着撒娇:“小田,我听你的,怎么行动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挖地这种事儿,非姐姐莫属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想出力,更何况,这还是破坏生态环境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来挖,需要挖多深?”佘灿莲也不推辞。

    “卦象显示,应该挖六米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更简单点儿吗?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眼前一晕,佘灿莲将牛小田拉到腾空飞起,来到那处天然卦象的区域。

    跟着,佘灿莲便现出原形,以大蛇的形象,强横地钻入到泥土之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