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牛小田接过来,用目光扫过,隐约可见一些细小的文字。

    是一本*秘笈无疑,千金难买,雷东鸣表现出最大的诚意。

    因为极其重要,昨晚也就没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雷道友,这咋好意思。”牛小田故作推辞,心里早就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有备份,小友体质不凡,或可以*,权当参考吧!”雷东鸣诚恳道。

    看看,还挑选体质,却之不恭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道谢后,心安理得收入囊中,三人便开始了闲聊。

    都有分寸,唯恐被灵仙听到,说的也是无关痛痒的修行界见闻。

    餐厅里,杀手们频繁出入,目光总是偷瞄这边的餐桌。

    牛小田就当他们不存在,偶尔还发出开心的笑声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大号金肥牛,明晃晃亮瞎眼,杀手们心里一万零七十六个蚂蚁在爬,却无一人敢下手。

    一个个抓耳挠腮,食不下咽,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饭后,

    牛小田躲进屋内成一统,管他外面如何瞎折腾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取出量人镜,牛小田开始阅读雷东鸣相送的这本秘笈。

    名字叫做《控雷术》,作者无名氏。

    洋洋洒洒几千字,简洁精炼,几乎没有任何废话。

    *要求,至少要练过淬体术,体质极其坚固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真武一门,符合要求。

    道家内丹人士,能否*,存疑!

    如何采集雷电之能,打造符箓法宝;

    如何转变雷电之能,为自身所用;

    如何躲避雷劫,观测天象细微变化;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牛小田还看到一处,记录着如何控制天象,需要使用一种法宝,叫做风雷幡。

    驱动之后,可以在小范围内,形成强对流天气。

    乌云密布,天昏地暗,电闪雷鸣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得直拍大腿,牛逼太大发了!

    找出雷东鸣的那面小旗,用量人镜仔细检查,果然发现了三个字,风雷幡。

    这玩意,足以让灵仙之流,望而却步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也能让普通人,将施法者当做神仙看待,装逼耍酷的首选。

    驱动咒语,秘笈上写着,背诵并不麻烦。

    而且,也不需要特别做法,可以随身携带,随时随地施展,使用方便。

    只是有一条,还是硬性要求,必须是风雷幡能量充足的情况下,才能进行。

    能量充足的标志,风雷幡上的纹理,呈现淡金色。

    手里的这面小旗,就是如此,完全能够使用。

    忍着冲动,牛小田并没有出去尝试。

    秘笈上写得很清楚,风雷幡上的能量,只能用一次。

    要想再度使用,风雷幡必须重新积聚能量。

    方法也有,风雷大作的恶劣天气,设计个小型法阵,进行采集,风雷幡上的纹理变成淡金色即可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面小旗,虽然有雷电之能,却不能威胁兽仙,干啥用的?”白狐飘出收灵空间,做出准确判断。

    “这是风雷幡,能呼风唤雷,你难道不害怕吗?”牛小田鄙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当然害怕,跑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,这部《控雷术》上,有一段对你有用,可以躲避雷劫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白狐虔诚地拱着小爪子,表情更虔诚,“这就厉害了,兽仙最怕雷劫,一旦遭遇,万劫不复啊!求老大指点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吃独食,将这一部分内容,通过意念,告诉了白狐。

    小家伙听得格外认真,都记住之后,更是开心无比,一再拱着小爪子,向老大表示发自内心的感谢。

    “老大,等狐狐长大,一定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又来了,牛小田扶额,“换个别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别的女人喽。”白狐分析道:“老大,我认为,佘灿莲这么老实,多半正在蜕皮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,蛇皮她又不给!”

    “蛇类蜕皮之时,往往最弱。”白狐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抢蛇皮?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白狐呲牙,做了个抹脖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动歪心思,她也算帮了不少忙,做人不能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并不同意趁着佘灿莲虚弱之时,去攻击她,大概率还是打不过。

    而且至少到目前,这名灵仙是朋友,哪能做事不讲究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白狐没有坚持,在它看来,牛小田如果联合龙潜、雷东鸣,放手一搏或有胜算。

    错过今晚,只怕再没机会能消灭佘灿莲。

    这一晚,杀手们依然没机会接近牛老大,烦恼无比,不少人只能借酒浇愁,喝多了就耍酒疯,发生了不少斗殴事件。

    牛小田乐见他们内斗,自相残杀,都死了才好。

    船长年富力,对此也是不管不问,甚至还找来三名打手,搓起麻将,输赢还挺大。

    吉祥号游轮,彻底变味了,俨然成了释放本性的自由天堂。

    次日中午,百鸟湾到了!

    游和杀手们,纷纷走下游轮,在人群中,牛小田第一次见到了佘灿莲。

    更加艳光四射,娇媚动人,却又是生人勿进的高冷姿态。

    白狐猜测得没错,这家伙就是蜕皮成功,灵力又到了新高度。

    佘灿莲所过之处,光华璀璨,人群自动散开,她笑盈盈地来到牛小田跟前,“小田,一起去看景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愿意奉陪!”

    龙潜和雷东鸣立刻闪避到一边,尤其是雷东鸣,还不忘偷着再看几眼,神情颇有几分复杂。

    安悦知道实情,也没有凑过来,她所能做的,就是不给牛小田添乱。

    百鸟湾,位于南部海域。

    海上风大,在游轮上不觉酷热,下船后,却是热浪扑面,仿佛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佘灿莲脸上,依旧是妆容精致,并没有半颗香汗。

    分辨灵仙的经验,又增加一条,再热也不出汗。

    举一反三,再冷也不打哆嗦。

    百鸟湾所处的岛屿,叫做归来岛,它的特别之处在于,东侧有一片大规模的海边湿地,水草丰富,小鱼小虾种类繁多,特别适合鸟类生存。

    岛屿规模不小,有酒店、商场、民居,鸟类博物馆,还有个小型飞机场,每隔几天,就有一次航班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佘灿莲并肩前行,引来不知多少艳羡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姐姐,找到凤凰蛋后,做煎蛋、煮蛋,还是生吃啊?”牛小田打趣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生吃!”佘灿莲眨眨眼睛,继而大笑,“哈哈,逗你的,凤凰才不会落在这种破地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