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失踪人口,注销了!”雷东鸣叹口气。

    这就奇了怪了!

    佘灿莲哪来的身份证?

    牛小田拿起手机,发消息过去,“姐姐,你哪来的身份证明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可真烦啊!本姑娘的法力,搞了身份证很难吗?我才不会伺候人类的父母,找了另一个姓佘的,挂在上面,那家除了我,没人了。”佘灿莲不满回复。

    确实不难,灵仙的本事,足以轻松迷惑证件管理人员,乐呵呵地替她操作一切。

    “嘿嘿,打扰了,这不是为了洗清我爹的冤屈嘛!”牛小田赔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做个安静的美人,阿莲阿莲的,简直晦气!”

    佘灿莲早就听到了对话,一行字飞过来的同时,屋里也多个美女。

    雷东鸣惊得瞠目结舌,刚发出个“阿”字,就被佘灿莲无情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阿你个大头莲,那女人死了!”佘灿莲恼火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别生气,说一说,咋挂掉的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身染重病,情人失踪,父母咒骂,跳崖了。我还发了善心,将她烧成一堆灰,埋了,毕竟这幅形象还不错。”佘灿莲扭动腰肢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雷东鸣看得呆了,像他的阿莲,却又不是,阿莲何曾如此妩媚动人?

    “姐姐让她重生了!”

    “重生个屁,我是我,她是她,你们都记住了,泄露本仙的秘密,一定追杀。”

    眼睛还没眨一下,佘灿莲又在屋里消失了,就像是没来过。

    屋内,立刻陷入无比安静,雷东鸣自然明白,这位如此年轻貌美,根本不是他心心念念的阿莲,而是一名非常可怕的灵仙。

    唉,问世间情为何物!

    牛小田想将照片塞进雷东鸣的裤兜里,抽得稀碎,没地方放,只好夹在他的咯吱窝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个负心汉,还在这里装痴情郎!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样,当时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反驳灵仙?”牛小田冷脸问。

    “我,当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也没兴趣听,现在你还认为,是我爸杀了你心爱之人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也是一时昏了头,对,对不起!”雷东鸣难得道歉。

    “别人是在利用你,本人的命,很值钱的。当然了,被利用的不止你一个,船上随便打听打听,三个里面两个就是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完,还是将雷东鸣头顶的银针拔了下来,谅他也不敢再做出攻击行为。

    嘭嘭两声!

    *雷东鸣的束带,已经崩开,他缓缓在地上站起来,鞠躬道:“多谢小友宽容,也多谢龙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雷道友,你该了解我,所结交之人,皆为心胸坦荡者,是不该鲁莽行事,助纣为虐。”龙潜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“错了,就该有赔偿。符箓、小旗和暴雷球,我扣下了,其余的物归原主。”牛小田冷脸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雷东鸣也不计较,想必这些东西,他还能重新打造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找过船长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调换一间屋子,隔壁,没想到,他一口就答应了。”雷东鸣不隐瞒道。

    “这简直就是一艘罪恶游轮。”牛小田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清楚,船上杀手无数,便越发认定,小友不是好人。是我太主观了,对不住。”雷东鸣再度鞠躬。

    “雷道友,不妨去我的房间,喝茶聊天如何?”龙潜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荣幸!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走了,白狐还探查到,雷东鸣先回房,换了套衣服,这才去了龙潜那里。

    龙潜这个做法,也是让牛小田安心,有他看着,雷东鸣再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又一个对手搞定了,牛小田躺在床上,却琢磨开了。

    老爹牛午,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?

    死了十几年了,因何会被柏寒这伙人,扣上个大号的屎盆子,还说得如此不堪?

    心有灵犀,收灵空间的白狐也说道:“老大,家父不是一般人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很长一段时间,他们就生活在兴旺村,老实本分,甚至都没跟百姓们吵过架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盗墓双英,那也是有本事的。甘愿留在小村里,本就无法理解。”白狐笑着提醒。

    安悦说过,父母可能私藏了文物,或者受到了威胁,才躲在小村里。

    张棋圣说过,父亲可能在鼓捣巫术,经常带着纸笔上山去,不是为了采山,而是勘测地理。

    父母一定在寻找某个古墓,牛小田之前就这么判断,现在更加坚定了想法。

    这一晚,白狐探查到,不时有杀手来到上方平台。

    牛小田和女将们所住的地方,形成了独立空间,他们找不到任何下手的机会,急得团团转,也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次日,游轮一直航行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闲来无事,就在上方平台上看海景,倒是过足了看海的瘾。

    每逢有杀手到来,白狐总能第一时间报告。

    于是,牛小田便提前回到房间,不给他们任何交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是一群夯货,让他们上蹿下蹦白忙乎吧,牛老大也懒得搭理他们,打他们都觉得脏了手。

    龙茱倒是跟女将们打得火热,陷入搓麻的车轮战中,面对经验丰富的麻坛老将们,又输了不少。

    估摸着,是龙潜给了她一笔钱,腰包鼓了,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佘灿莲很安静,无论是白狐,还是君影,都不敢探查她到底在干什么,就怕把自己给探进去。

    雷东鸣昨晚在龙潜那里没回来,白天就在房间里补觉,手里握着照片,睡梦中露出满足的微笑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能看到灵仙变化的心爱之人,那就是最大的收获。

    晚餐时,

    牛小田又见到了龙潜和雷东鸣,三人就坐在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龙潜的耐心开导,起了很大作用,面对牛小田,雷东鸣表现得平静淡然,眼中没有丝毫的戾气。

    只不过,总是背对着不远处的女将们,几乎被她们看光了,全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雷道友,常言说得好,不打不成交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以果汁代酒,举起来,雷东鸣连忙举杯碰了下,讪笑道:“一场误会,还望小友不要记恨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龙大师知道,咱心胸开阔,尤其是,这次还看到了大海,心胸就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大笑,雷东鸣将一个小木片递了过来,“这样东西,送给小友,不成敬意,谨表愧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