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比起建花圃,牛小田更喜欢制造药丸。

    就在院子里,支起了三个陶罐,参照龙潜提供的药方,炼制全真丹。

    龙潜提醒得对,女将们靠着兽丹强行提升,短期没什么问题,但阴阳气血不平衡,很容易出现偏差。

    牛小田提升得最快最猛,自然也需要。

    尚奇秀和巴小玉成了老大的助手,帮着添柴、烧火,任劳任怨,一丝不苟!

    唯一闲着的,就是龙茱。

    戳猫不敢,逗狗,黑子还总急眼。

    上这里看看,指手画脚,被撵走。又上那边看看,多嘴多舌遭嫌弃。

    随她吧,有句话说得好,时间能改变一切。

    大家忙了三天,花圃基本成型,状如花朵,土分五色,看起来很带劲。

    苗灵娜用心了,素颜浅色服装,整个人还都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美女无敌,无论怎样,看着都美!

    牛小田也炼制了一大批全真丹,每人一大瓶,三日一粒,作为日常服用,有益无害。

    女将们欢呼雀跃,绝对信任老大,让吃啥绝不含糊。

    药可不是随便吃的。

    但当苗灵娜看过药方后,觉得自己也可以用,试探性抛出个渴望眼神。

    心有灵犀,也得到了一瓶,很是开心。

    “就是个全真丹,一个个乐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龙茱嘟嘟囔囔,再次找到了牛小田,蹙眉道:“老大,我想出去散散心,过几天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找个大点儿的城市住几天高级酒店,买一些衣服,再逛逛酒吧、歌厅,看几场电影,喝喝咖啡什么的。怎样都行,这里真无聊。”

    麻将玩够了,又想体会城里的时尚生活。

    年轻人想探索世界,增长见识,本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但是,龙潜将孙女交给自己,安全第一,牛小田就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牛小田大手一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龙茱小脸上写着两个字,不服!

    “从你的面相看,眼圈有黑色,印堂浮暗气,出行就有灾。”牛小田吓唬道。

    “切,别骗我,你天天打麻将熬夜,也是这样,灾在哪儿呢?”龙茱抬着下巴。

    换做别人,牛小田早就将她一脚踢到看不见的地方,眼不见,心不烦。

    对待龙茱却不行,真那么做,龙潜怕是要翻脸的。

    “茱儿,你来我这里,就必须对你的安全负责,问问龙大师,他要是答应,我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说了,都听你的。”龙茱指指牛小田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又绕回来了,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说话真费劲,绕来绕去的。

    “明摆着啊,你没见识,功夫平平,眼力见还不行,社会经验不足,又架不住别人两句好话,独自去城里,不吃亏才怪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逐条压着手指头,一只手不够了,这才停下。

    这话真伤人啊,龙茱小脸都涨红了,“你,你欺人太甚,眼中只有那些姐姐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,惯坏了!

    真想扇她两个大耳刮子,捎带在脑门上浇点水,让她彻底清醒下。

    还是龙潜有先见之明,知道孙女难缠,给了个密令。

    咦!

    放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到处翻,倒是搞得龙茱莫名其妙,不由问道:“你找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找给你的东西!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好气,到底想起来了,压在花盆底下。

    翻出那份密令,扔给龙茱,牛小田抖开,“自己看吧,爱走你就走,不用回来了!”

    潜龙密令!

    龙茱彻底傻了眼,这可是聚龙山庄最高指示,据她所知,就发布过三回!

    也包括这一次。

    眼泪不争气地落下来,龙茱再顽劣,也没有勇气彻底摆脱家族,加入流浪儿行列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吗?咋办?”牛小田烦躁地点起烟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像跟姐姐们说话那种口气,对待我啊?”龙茱恼羞,直跺脚。

    “请问,想好咋办了吗?”牛小田也不坚持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,我错了!”龙茱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龙大师对你用心良苦,不懂的感恩。”牛小田继续训斥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努力啊,可怎么都追不上去。在庄园,知道大家都哄着我,可不是因为虚荣,人总得找到点自信吧!你让我怎么办,承认自己百无一用?”龙茱嗫嚅道。

    小模样也挺可怜,牛小田叹口气,“茱儿,从现在开始努力,也不晚,坏毛病得改,尤其是懒惰。”

    小田哥之前就是这样的人,对此深有体会,语气也格外沉重。

    “爷爷都对我放弃了,活着就行,其他不指望。”龙茱耷拉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瞎说,龙大师是拿你没招了,这不才想到我了嘛!你咋都不想试试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老大安排吧,我一定照做。”龙茱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开始,扫院子,收拾屋子卫生,俯卧撑五百个,打完麻将,关机睡觉。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龙茱瞪大了眼睛,看牛老大的神情,不像是开玩笑,点头道:“好,我一定照做!”

    “这才乖,等本老大觉得你合格了,再教你本事。”

    龙茱打了败仗,预示着吃苦日子开始了。

    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!

    牛小田认为,不打下良好的基础,很难有发展,尤其适用于顽劣的龙茱。

    虚假的夸赞有什么用,真实的打击何尝不是动力!

    半夜时分,

    君影报告,独臂僵尸又来了,还是东山的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货形成了条件反射,一定认为,只要站在这里,就有美味的尸气符。

    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!

    牛小田只能再次派出大灵,又消耗了一张尸气符,如法炮制,将千年僵尸给弄走了。

    扒拉手指头算算,再有三天,雷东鸣就赶来了。

    必须干掉千年僵尸,否则永无宁日。

    次日,

    黄平野来了电话,心情很郁闷,放狗给妻子下毒的那名老者,没找到。

    化妆技术很高超,以至于使用人脸识别,都分辨不出是谁。

    根据蓝坪的模糊印象,找到了那家道观,位于临市的一个小镇里,一行人赶去的时候,已经没人了。

    手眼通天的黄平野,似乎无所不能,但面对这样的神秘高人,也可能倒霉认栽。

    “小田,能不能通过推算,找到这些*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怕是很难,黄先生,听兄弟一句,不要再追下去,只怕麻烦更多。今后小心防范,才是上策。”牛小田点拨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对蓝坪下手,就是奔着我来的!”

    “换个角度想,嫂子病好了,他们探不到你的底牌,反而不会轻举妄动。这个期间,再想法子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兄弟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将灵草种子交给苗灵娜,她激动得够呛,小心翼翼,当成宝贝般收好,择日种植在花圃里。

    至于毒花种子,苗灵娜带了一些,无须特殊购买。

    让龙茱扫院子,简直就是一场灾难,也不知道洒点水,低着头一个劲猛扫,搞得暴土扬天,呛得自己咳嗽个不停。

    在脸上抹两把,就成了小花脸猫。

    牛小田抱着膀子,正看得热闹,突然,门外传来了汪汪的狗叫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