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据我所知,其门中有一柄祖传的寒冰剑,镇门之宝,可将人瞬间冻住,宛如冰雕,失去抵抗能力。”龙潜道。

    太酷了!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心动,真想立刻化作行动,去把这件宝贝给抢过来。

    不,一定要冷静。

    冷树有这么厉害的法宝,要避免跟他正面交锋,冷不防一下被冻住,难保缓冻时,不会落下病根。

    品着茶,龙潜讲述了冷山门的过往。

    本是雪山下一个踏冰饮雪的苦修宗门,志向远大,受人尊重。

    却因为冷树的出现,彻底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冷树是个收养的孩子,老掌门亲自抚养长大,将其视如己出,悉心栽培。

    可能是原生基因问题,冷树非常叛逆顽劣,经常惹是生非,也挨过不少责罚。

    冷树接管冷山门之后,并不甘心过苦日子,老掌门尸骨未寒,就迁移到温暖的内地。

    同样不甘于苦修的岁寒三友,终于释放自我,选择跟冷树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门中也有一些正义之士,劝说无效,还备受排挤,最终难以忍受,便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冷山门,渐渐沦落成令人不齿的门派。

    江湖上有几桩杀人夺宝的谜案,怀疑就是他们所为。

    冷山门原本*寒元功,因为环境改变,主修*就被放弃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个杂家。

    龙潜坦言,冷树到底还会什么邪门*,他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他动手,我就还手,目前的情况,死伤自负。”牛小田摊手。

    “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龙潜面色凝重,坦言道:“小田,大院如此敞开,太不利于防御,我这次过来,就是想跟雷东鸣联手,为你这里打造个防御类的法阵,届时,也有缓冲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被感动了!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掐灭烟头,起身鞠躬,诚恳道:“谢谢龙大师!”

    “你我交情,非比寻常,岂能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龙潜摆摆手,随即起身,“事不宜迟,我这就去找雷东鸣,商议具体布置方法,今晚怕是无法完成,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放心,我有信心,能顶住几波猛攻。”牛小田拍拍胸脯。

    龙潜起身告辞,来到院子里,俯身仔细打量了黑子。

    又是一通赞不绝口,这只灵犬,将来必是一员猛将。

    龙潜走后,牛小田在群里发布了一道命令。

    麻将娱乐暂时取消,大家打起精神,枕戈待旦,准备迎接强敌来犯。

    “老大,可以用蛇皮鞭吗?”春风带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随身带着,到时候,听我号令!”牛小田回复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做先锋!”尚奇秀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尚奇秀立刻发了耶耶耶,斗志格外高涨。

    本计划设宴款待龙潜,大师却不肯来,非要跟雷东鸣一道,去吃农家乐。

    那就算了,交情不在一顿饭上。

    龙茱又得到了一件奖励,之前春风用过的蛇皮鞭,开心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哼,以前分什么宝贝都没自己的份儿,今天怎么表现这么积极?

    势利牛!

    爷爷跟牛小田谈话,连龙茱都不能听,到底说了什么?

    是不是谈了……

    龙茱陷入到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    晚餐后,牛小田正躺在床上看小说,冷树的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接通后夸张嘘呼道:“冷掌门,听说你到了兴旺村,有失远迎,还望多多体谅!”

    “小子,少来这一套!”

    冷树哼了一声,又说:“你倒是有几个朋友,龙潜居然都来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得道多助,就问你怕不怕?”牛小田嘿嘿坏笑。

    “聚龙山庄,徒有其名,且后继无人,衰败可期。牛小田,今晚洗个澡,找个女人欢乐一下,明天是否会到来,就不好说了。”冷树出言不逊。

    “唉,说你点什么好呢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叹口气,挠挠头,想到了六个字,一字一顿道:“滚你*戈壁!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没了动静,也不知道冷树听没听到。

    今晚,注定不会平静。

    君影和白狐,都在密切关注外面的动静,一刻不放松。

    睡了一天的喵星,也到了院子里,大概是无聊,找黑子和黄黄聊天。

    春夜,

    开始变冷了!

    白狐探查到,冷山门的一名弟子,拿着面白色的小旗,围着牛家大院走了一圈,就让局部温度降低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又换了一名弟子,拿着小旗,做同一件事。

    真特么膈应人。

    一群神经病!

    “再降温,还能有冬天冷?傻子!”牛小田骂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冷树知道降温不能伤害到你,只是想把附近的杀手冻走,方便他们采取行动。”白狐分析。

    “这么解释就说得通了,杀手们未必预备了棉衣。”牛小田赞了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,管用。有些杀手,已经冻得缩着脖子跑了。”

    下床找到温度计,牛小田伸到了窗外,看了下温度。

    还可以,不会冻坏院子里种植的灵草。

    否则,真就要立刻采取行动了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,

    牛家大院中,呼出的气息,已经能看到白雾,上茅房的龙茱,冻得提着裤子就往屋里跑,全然没注意窗口的牛小田。

    预备工作完毕!

    冷山门八人,终于露面了,按照八卦的方位,分别站在大院的八方。

    冷树本人,就站在大院的正门前,不动不摇,一双鹰眼不眨地向前看,就像是长了透视眼,能看到了牛小田一样。

    在床上伸了个懒腰,牛小田在无敌群里发布消息,都起来,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女将们早就准备好了,纷纷出了屋子,跟随牛老大来到院子里站定。

    龙茱还没睡,知道有大事发生,就趴在窗户上看热闹。

    感知到牛小田出来了,冷树发出一阵冷笑,突然抬起手,朝这边抛出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符箓瞬间燃烧,化作一股肉眼可见的寒气,宛如一条圆柱形的巨蟒,翻过围墙,蜿蜒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秀儿,出列应敌!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尚奇秀凌空跃起,挥动手中的蛇皮鞭,朝着寒气就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啪几下!

    精纯的寒气,生生被蛇皮鞭的气浪扯碎,化作无形消散。

    冷树脸色越发冰冷,忽然一道劲风扑面,好像有鞭子抽了过来,不由急忙向后退了几步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