佘灿莲的感知力,远在白狐之上。

    但这家伙不是玩游戏,就是刷视频追剧,完全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没法子,白狐只能蹲在窗台上,尽职尽责地关注着外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佘灿莲就当白狐不存在,眼神甚至都不会扫向这边。

    喵!

    喵星从敞开的窗户跳了进来,口中吐出一物,细长如同一条金线。

    端木度果然派出了金线蛊,穿透防御风阵潜入进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,喵星是这方面的高手,毫不留情,直接扑上去灭杀。

    “喵星,好样的。”牛小田鼓励地轻拍它的头。

    “为老大效力,义不容辞。”喵星蹲坐着。

    “嗯,继续值班,守护家园。”

    喵星伸出爪子,想要做个ok的手势,怎奈跟白狐一样,只能做出岔开的动作,把牛小田逗得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喵星继续值班,牛小田找来个小瓶子,将死去的金线蛊装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也是苗灵娜的建议,死去的蛊虫,可以用来饲养自己的蛊虫,比其它材料都好,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到底用了什么邪门法术,让小动物们如此忠心耿耿?”佘灿莲转头问。

    “姐姐说笑了,哪有啥法术,全是一腔真诚付出。”牛小田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窗台蹲着的白狐鼻翼抽动几下,它很不赞同很鄙夷牛老大的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至今内丹还被扣着,限制了狐仙的法力,还成为看门狐,不敢怒更不敢表态。

    “你呢,确实与众不同,又说不上来哪里特别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话是褒奖,听着特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太喜欢跟人类为伍,但第一眼见到你,居然起不了杀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啥奇怪的,咱本性善良,浑身上下,都散发着质朴的纯真。姐姐也是良善好蛇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就是小滑头,有便宜就占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不气打断,又说:“除了龙血戒,你身上肯定还有别的东西,在影响着周围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,否则,凭姐姐的能力,一定能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发现不了,才觉得邪门。”

    没再继续这个话题,牛小田心中也有了疑惑。

    难道说,*玄通真人,在灌顶的时候,还在自己体内,种下了其它东西?

    咋就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能是修为低,还没到达那种境界吧!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。

    空气流通,终于出现了问题,大家也开始觉得呼吸不畅,心情烦躁起来。

    寻找做法的材料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端木度完全可以控制蛊虫进行布阵,小小的蛊虫,即便是君影探查,也很难锁定目标。

    简单处理方式,使用狂风符,增加空气流通量。

    正当牛小田想要去院子里,搞出一场狂风,白狐却提醒道:“老大,稍安勿躁,坤泽祖师来了!”

    金砂门很有意思,每次都是祖师先出来,清理战场上的无关人员。

    坤泽祖师背着手,宛如闲庭信步,围着大院走了一圈,突然停在某处,向前一伸手,抓起一颗灰色的小珠子。

    大致端详了一下,手指轻轻捻动,小珠子便化作了粉尘。

    不屑地哼了声,坤泽祖师便回去了。

    息风术,就这样被破解了,空气流通迅速恢复。

    听到白狐的直播汇报,牛小田一阵偷乐,这是端木度没想到的结局,最好两家相互撕咬起来,精彩又过瘾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

    白狐提醒,端木度来了,带着七个女人,就站在大门外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还不赶紧出去打架。”佘灿莲还在玩手机,一边提醒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着急,先看他能使出啥招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笑着凑过来,手机屏幕上,播放的是动物世界,一条大蟒蛇正在跟一头野狼疯狂缠斗,场面很血腥。

    “姐,一直看手机,就不怕伤眼睛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听说那个灵仙近视了?”佘灿莲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的灵仙也不多啊!”

    “别操心了,近视了,本姑娘也能自行修复,羡慕嫉妒去吧!”佘灿莲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边跟佘灿莲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,一边听着白狐的探查情况。

    对于防御风阵,端木度好像无计可施,不停掐动着手指头,像是在计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分钟,他这才取出一面灰色的小旗,朝着大院方向,轻轻挥动几下。

    一团浓郁的灰气凭空出现,朝着防御风阵笼罩过来,夜空顿时变成了灰蒙蒙的色彩,像是大雾弥天。

    可就在灰气接触到风阵的刹那,狂风骤然翻涌,将灰气不气地荡开,眨眼便消散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这一招不好使!

    端木度又陷入了沉思,不攻破风阵,便没有动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桐带着四人也赶到了。

    两伙人终于遭遇,彼此想干什么,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端木度很不高兴,冷脸背着手说道:“本人初来乍到,你们还是回去歇着,明晚再来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先来先得,今晚归我,还是你们撤下吧!”叶桐更任性,说话也不气。

    “哼,早来也没得手,你该好好学习下,什么才叫高手。”端木度鄙夷。

    “让你滚就滚!”叶桐生气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柄漆黑的木剑,出现在端木度手上,指着叶桐恼火道:“乳臭未干的小丫头,还轮不到你对本人发号施令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?

    叶桐的年龄比端木度还大不少,被人用剑指着鼻尖,顿时火冒三丈,唰的一下,也抽出一柄金色长剑。

    色亦有道,压根没瞧上叶桐,当然不存在怜香惜玉,端木度内心黑暗,毫无绅士风度,直接就出手了。

    木剑顶端,突然钻出一条黑色虚影长蛇,朝着叶桐的脖颈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桐身体猛然后仰,金色长剑一记盘旋,生生将黑蛇砍断,跟着又朝着端木度迎头劈下。

    端木度匆忙后退,显然没想到,这女人身手如此迅捷!

    这才察觉到,分明与年龄不符。

    “哈哈,打起来了,狗咬狗,一嘴毛。”白狐一边直播战况,一边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可怜的黑子,又被连累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很开心,决定给他们加一把火。

    在群里发布战斗消息后,干脆就从窗户跳到了院子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