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“他像是中了邪,很疯狂的,我也拦不住啊!”牛小田摊手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“撒谎,就凭你的身手,随便都能打趴他,那就是个不中用的绣花枕头。”安悦腮帮子鼓得老高。

    “嘿嘿,咋说也跟你有关系,不好动手吧!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在家,肯定揍他。”

    “要打你打!”牛小田摆手,“咱也只能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做一个文明豁达的乡村青年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安悦只能认了,希望卫利丰那张破嘴,回去后不会乱说。

    “零食是给我的吧?”安悦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给我的。”牛小田连忙拉过来,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不对劲吧,你好好说,这*来了之后,到底都干了些什么。”安悦板着脸,不开心道。

    说就说!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是和事老,更何况,卫利丰的品行堪忧,也让安悦死了那份心。

    听完牛小田的讲述,安悦又好气又好笑,自己的前男友,智商很捉急!

    来找自己求原谅,结果反被这个小了十岁的毛头小子,给忽悠了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傻蛋!

    活该!

    怎么不去死!

    安悦暗自咒骂,彻底心灰意冷,复合是假,*之徒,还是不死心想来骗钱。

    “姐,他说你家超有钱,严重打击了我的自信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谁有你抗打击的能力强。”安悦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几千万的身价,到底怎样的?”牛小田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哈哈,安悦一阵坏笑,拿出手机划开屏幕,调出银行软件,递到牛小田面前,自己看吧!

    一位、两位、三位……七位数!

    牛小田的眼睛,瞪得牛大,惊呼道:“姐,你有一百多万存款!”

    嗯哼!

    安悦得意地笑,眼神分明在说,羡慕吧!嫉妒吧!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,早知这样,就该收两万改风水的钱。”牛小田是真的气不打一处来,富汉宰穷鬼,到底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反正风水也看完了。对了,还没告诉你,我在市里还有一套名下房产,也值一百多万呢!”安悦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“真跟那货说得一样,小气鬼!”

    “对,本姑娘就这样。”安悦振振有词,“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,事实证明我这么做也是对的,卫利丰就是奔着我的钱来的。谁大方谁后悔!”

    “那懒呢?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我就这样啊,从不干家务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甩袖子,起身进屋去了,安悦笑够了,立刻跟上,尖着嗓子嗲声道:“小田哥,人家饿饿了,今晚炒几个菜啊?”

    晚饭后。

    牛小田叼着烟,来到不远处的大槐树下,这里又聚集了很多村民,议论的重点,自然是开渠引水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此事,大家褒贬不一,多数人认为,安主任刚来,为了贪政绩,非让老百姓干这种没报酬的体力活。

    折腾人!

    “小田,咋不劝劝安主任,净整这些没用的。”一名村妇不满嚷嚷。

    “嘿嘿,劝过的,她不听咋办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嘿嘿直乐,反正这种力气活,他是不会干的。

    以前没地,理所当然,现在虽然有了几亩地,但也要明年才能种,今年的收成,还是要归杨寡妇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,小田跟安主任的关系,还是不够深入。”另一名村妇坏笑。

    “管别人干啥,先让自家男人,耕种好那点自留地吧!小心点,别耕成了盐碱地。”牛小田才不吃亏,反正意思大家都懂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大笑,村妇红着脸追着打牛小田,这小子躲得飞快,也没打着。

    修车铺的李福广,今天有点闲,也混在女人堆里聊天打屁,擦了把嘴角的花生沫子,仰脸问:“五十年不遇的大水才会涝,小田,真有必要开渠吗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很有必要,水是财源懂不懂,规划好了,或许咱村会真的兴旺起来。人家安主任没私心,真是为咱们老百姓好。”牛小田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说得真好听。小田,不是你鼓捣安主任的吧?”李福广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“扯淡,咱才不掺和这些烂事,好好赚钱才香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会承认,暗示下风水也就够了,要是真的点破,还可能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如今的牛小田,自带仙气,他的话,大家还是入心了,如果真能给兴旺村带来兴旺,那就不如试一下,大不了出几天力,万一就发达了呢!

    正聊得热闹,一个甜甜的声音传来,“小田哥!”

    大家看去,正是阚秀秀,走路不再蹦蹦跳跳,头发也梳理得一丝不乱,俨然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呦,秀秀变样了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不傻了?”

    “是小田改了老阚家的风水,真神了,立竿见影。”说话的是王木栓的媳妇,嘴没个把门的。

    “秀秀来了,那就去家里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迎上去,带着阚秀秀回了家里,还关上了院门。

    大槐树下,又展开了无聊的讨论,安主任不但年纪大,还是城里人,早晚要飞走的,说起来,还是秀秀跟小田更般配。

    牛小田出去闲逛了一圈,居然带回了一个女孩子,安悦满眼不可思议,等看清女孩是谁,不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秀秀,这是安主任。”牛小田介绍,以阚秀秀之前的糊涂,应该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主任好!”阚秀秀乖巧点头,又说:“小田哥,俺洗澡了,干净着呢!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安悦瞪圆眼睛,冷着脸道:“小田,先跟我进屋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让阚秀秀坐在厅里,牛小田跟着安悦来到西屋,皱眉道:“姐,有啥话还要背着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了,阚秀秀智力有问题,你可不能碰她,犯法的。另外,你们要是将来有孩子,也可能会遗传。”安悦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看起来,像是脑子不好吗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太像,但村里都在传,假不了!”

    “想多了,秀秀是来治病的,针灸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什么钱都赚?”安悦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瞧不起人,没收钱。”牛小田哼了一声,“秀秀也挺可怜的,我会给她彻底治好的,智力会慢慢追上来,将来也能嫁个好人家。”

    道貌岸然!

    安悦撇嘴,“你还有这好心呢?”

    “那是,要不我给你积口碑,开渠的事肯定干不下去!”

    见牛小田主意已定,劝不动这头犟牛,安悦妥协了:“好吧,我会全程看着,做个证明,省得你沾上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够义气,就不提那两万块钱了。”牛小田摆出了胜利的手势,恨得安悦很想从后面踢他*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