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三辆豪车都是灰色的,似乎很不起眼。

    牛小田忍不住单手叉腰点评:“车也太普通了吧,看起来还不如崔兴富的那辆阔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一辆布加迪,两辆劳斯莱斯,总价值要超过三千万,有钱人的消费观真是没法理解。”

    安悦语气中充满了艳羡,相比之下,她那辆代步的大众,简直看着都碍眼。

    *底下坐着千万,太有钱了!

    牛小田倒吸一口凉气,幸好安悦正挽着他的胳膊,这才没在震惊中晕倒过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却是牛小田只在电影里才看到过的。

    布加迪的车门缓缓打开,身穿黑色燕尾服的司机下车后,小跑着来到另一侧,弯腰做出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笔挺金*西装,戴着黑边眼镜的中年男人,从车上下来,先是抬眼看了看四周,这才转身缓步走向了牛小田和安悦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后面的两辆车上,下来六名身穿立领装的黑衣保镖,个头都超过一米九,身材异常魁伟,眼神犀利如鹰,一看就是经过千锤百炼,功夫了得。

    黄平野,身高一米八,体型修长,一张脸棱角分明,英俊非常。

    鼻头、眼下、额角等象征财富的位置,却是饱满光润,恰好好处,显示此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巨富大佬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稍显细长,是相学中凤眼,也是财富和权势的象征,只是眼神流光蔓延,再加上微微上扬的嘴角,又带出邪魅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唉,能嫁给这样的男人,好像也行啊!”安悦低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别说梦话了,他的面相可不缺女人,嫁给他就是表面光,背后哭瞎眼谁也不知道。”牛小田有点恼,想要甩开安悦,却被她用力挽住了。

    必须要松开,牛小田还要过去跟黄平野握手,这是起码的礼仪。

    见牛小田伸出手,黄平野也伸手过来,两人终于握在了一起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觉得,黄平野的手居然比女人的还要细腻,真怕手上的茧子,把他给划伤了,又主动松开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欢迎您,大驾光临,蓬荜生辉!”

    牛小田嘘呼一句提前背过好几遍的寒暄词。

    “哈哈,果然是个讨人喜欢的小伙子。”黄平野哈哈一笑,继而看向安悦,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悦的腰不由弯了,也上前跟黄平野握手,“黄先生,久闻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美女村主任,不简单,农村天地,大有作为,我坚信你的选择没错。”黄平野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悦,你今年二十三了吧?”黄平野突然问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安悦一愣,是!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跟小田不太适合,毕竟年龄差大了些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话呢?

    居然嫌弃自己年纪大,本姑娘才二十出头而已!

    安悦窘迫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俏脸都红透了,腮边肌肉微微蠕动,那是磨牙的动作。

    如果面前这人不是黄平野,她肯定会不管不顾发飙的,搞不好还会飙脏话。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一笑,替安悦解围,“嘿嘿,我就喜欢成熟的,会疼人,毕竟咱是孤儿,很缺少爱。”

    “是母爱吧?呵呵,那就祝你们早日修成正果,记得一定通知我,送上份大礼。”黄平野大笑。

    安悦的红脸变青黑,差五岁又不是二十五,心里把黄平野骂了一万遍。

    “多谢黄先生!”

    牛小田喜气洋洋,这表情真到位,俨然准新郎官了。

    “那辆车,很别扭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皱眉指了指那辆废弃的二手比亚迪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找人给搬走!”

    安悦连忙说道,心里也是后悔,既然早知道黄平野毛病多,昨天就该把这辆破车给清理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!”黄平野摆摆手,回头吩咐:“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六名黑衣保镖听令,立刻走向了那辆破车,弯腰从不同位置用力,居然很轻松的抬了起来,就这样迈着整齐的步伐,走出了村部大门。

    至于扔到哪里,牛小田和安悦一个态度,随便吧!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听声音,应该是距离村部不足十米处,等于是堵在大门口啊。

    安悦直皱眉,不能扔得更远点吗,等这伙人走了,还得找人再挪地方。

    六名保镖回来,又围住了安悦的大众,牛小田一愣,连忙招手,“嘿嘿,黄先生,这是自家的,自家的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抬抬手,保镖们退下。

    任性,嚣张!

    这是牛小田给黄平野贴上了两个标签,还有一个,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要不是安悦提前打过预防针,黄平野的这种行为,牛小田多半是会翻大脸的,太过分了,简直把村部当成了自家的地盘,完全是任意而为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请!”

    牛小田邀请黄平野进屋,还是到会议室里说话更好,起码也是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黄平野这才背着手走进村部,可能是觉得走廊里的宣传栏碍眼,脚步停了下,又开始皱眉。

    安悦眼睛圆睁,屏住了呼吸,好在黄平野没说话,背着手走开了,才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黄平野要敢扔宣传栏,安悦必须得讲原则了,言语冲突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随意找个位置坐下来,黄平野从兜里取出一支雪茄,又拿出一个金灿灿的打火机,没什么动静,就冒出了纯蓝的火苗。

    看到牛小田好奇的目光,黄平野微微一笑,直接将打火机沿着桌面推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送你了!”黄平野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牛小田接在手里,遍布精美浮雕,拿在手里更是沉甸甸的,不会是黄金制品吧?

    看安悦发光的眼神就知道,是金的,摆弄了半天,牛小田这才打着火,点起了一支烟,习惯性的翘起了二郎腿。

    安悦一个劲给他使眼色,注意坐姿,牛小田只装作没看见,随意些,也可以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黄平野吸了一口烟,这才开口说:“小田兄弟,非常感谢,你救了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不足挂牙!”

    牛小田故意用错了词,果然,黄平野被逗得一阵大笑,安悦也憋不住笑了起来,紧张的气氛得到了有效缓和。

    “哈哈,蛮幽默的,好久都不曾这么开心了,不虚此行。”黄平野好不容易止住笑,继而认真地问:“小田,怎么发现,我女儿脑中有个良性肿瘤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名术士,会看相,会算命,也懂一些医术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按安悦的剧本来,说蒙准的,只怕会让黄平野反感,不如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也是个奇才,不如这样,给我看看相,准不准都有丰厚的打赏。”黄平野端正了坐姿,语气不容推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