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大笑,也跑了过去,看到眼前的一幕,又气得够呛。

    黄鼠狼精的后腿,没入在胶水中,吱吱怪叫,无论如何奋力挣扎,也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就这么一会功夫,它居然把肉丸子给吃光了!

    原本,牛小田还想把肉丸子抢回来,再用来对付其它的黄鼠狼精,这下,倒是彻底断了念想。

    该死的吃货,到头也要做个饱死鬼!

    牛小田暗骂个不停,真想掐着它的脖子,狠狠抽耳光,让它吐出来。

    坑底居然有胶水,可以将黄鼠狼粘住,考虑够周全,安悦又给牛小田在心里点了个大大的赞。

    “臭皮子,敢跟老子耍花招,这回栽了吧!”牛小田狠声骂。

    “活该!”安悦也被黄鼠狼精气坏了,朝坑里吐了口口水,叉腰问:“小田,怎么处理它?”

    “当然弄死它!”

    “对,弄死它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安悦的眼神居然有些迷离,而此时,坑底的黄鼠狼精,开始了最后的戏精表演,两只前爪不停叩拜,眼中还落下了大颗的泪水。

    好可怜啊!

    牛小田的怜悯一闪而过,而安悦却被黄鼠狼精拼尽最后的修为影响了,居然替它求情:“小田,它好可怜,好无助,这么弱小,你就放了它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,它肯定还会继续害人。”牛小田绝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了,放了它吧!”

    安悦弯着腰,跟黄鼠狼精做出同样的动作,不断地拱手求情。

    牛小田估摸着,再过一段时间,安悦也会泪如雨下,或者求情不成,直接跳下去搭救这个畜生也难说。

    当断不断反受其乱!

    牛小田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,果断拿起弹弓,塞上铁珠,瞄准了坑底的黄鼠狼精。

    黄鼠狼精觉得大事不妙,发出了一连串的悲鸣。

    安悦的拳头立刻握紧了,戾气横生,俨然要拼死保护黄鼠狼。

    就在拳头打来的瞬间,弹弓已经发射,噗!铁珠准确无误,射进了黄鼠狼精的一只眼睛里。

    瞎了一只眼的黄鼠狼,发出更尖锐的叫声。

    可是,安悦却醒转过来,发觉自己的拳头,距离牛小田的太阳穴不足半公分,急忙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,怎么突然想要打你?”安悦茫然又惊愕。

    “这回知道它厉害了吧,你刚才还点头哈腰替它求情呢!”牛小田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打雷劈死它……”还没说完,安悦再次受到了影响,又说出了同样的话,“它真的很可怜,很无助,很弱下。眼睛都瞎了一只,受到了应有的惩罚,小田,放了它吧。”

    安悦伸开双臂,做出阻止的动作。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跳到了土坑的另一边,又塞上铁珠,拉紧弹弓,这次还用上了真武之力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更大的声音传来,铁珠穿过黄鼠狼精的另一只眼,一直射进了它的脑中。

    黄鼠狼精缓缓倒在了胶水中,这回彻底死透了!

    “你把它射死了?”安悦呆呆问。

    “呸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牛小田跑过去找来铁锹,将胶水中的黄鼠狼铲出来,丢在一边,还蹲下来,伸手探了探鼻息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把它直接埋了?”安悦终于恢复正常,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等剥了皮,给你做一副手套,管保冬天戴着不冷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安悦怦然心动,这可是纯皮毛的手套,戴着一定很酷,况且,还是一只极为少见的黄鼠狼精。

    到了声谢,安悦提醒道:“上面还粘着胶水呢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能洗掉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又用铁锹,将布老虎扒拉进坑里,随后填了一些土,然后拎着死黄鼠狼的一只耳朵,得胜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就扔在厅里,安悦看着有点别扭,但身体的疲惫感却格外强烈,赶紧上炕睡觉去了!

    千方百计,终于除掉了黄鼠狼精,牛小田心情愉悦,刚刚躺下来,耳边却仿佛听到了黄鼠狼的叫声?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不会又活了吧!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下炕查看,黄鼠狼精还在厅里,死挺了,一只眼睛里还塞着铁珠。

    终于,牛小田听清楚了,叫声来自于外面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,还有黑子的狂吠之声。

    出了房门,叫声更清楚了,听起来还不止一只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屋取来蛇皮鞭,打开了院门,看到了格外惊人的一幕。

    上百只黄鼠狼,正聚集在大门前,排列整齐,都抬着前爪在叫,表达的意思再明显不过,想要带走屋内的老大。

    “滚,不然的话,老子把你们都杀了!”牛小田扬起了手里的蛇皮鞭。

    一股腥风吹过!

    牛小田居然打了个寒颤,随之而来,一股温暖的气息,却在胸口蔓延开来,正是*留下的那张护身符发出的。

    附近有妖人做法!

    牛小田朝着四周看去,只有茫茫夜色,连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黑子狂吼连连,周身毛发都竖了起来,但黄鼠狼们却根本不惧,还在排队向前靠近,试图以数量取胜。

    幸亏安悦睡着了,否则见到这一幕,非得吓晕不可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找死,怪不得小田爷爷!

    牛小田正准备痛下杀手,黑子却突然高高扬起头,嗷呜,口中传出一声巨大的狼嚎!

    这一声,惊得所有黄鼠狼全部匍匐在地,连头都不敢抬!

    狼嚎之声,也惊动了兴旺村的村民们,不少人家的窗户,都亮起了灯光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腥风吹过!

    黄鼠狼群开始撤退,它们有秩序地排起长长的队伍,快速沿着村路,消失在夜色中,看方向,正是东侧的山脉。

    拍拍黑子的脑袋,安抚住它的情绪,牛小田关闭了院门,又关好屋门。

    不能大意!

    牛小田将黄鼠狼精用塑料袋装起来,锁进保险柜里,这才重新躺在炕上,翘着二郎腿刷着手机视频,直到后半夜才睡着。

    次日,兴旺村又一个重量级新闻横空出世,村民们奔走相告!

    狼群下山了!

    有人夸张说,看到了十几只野狼,逡巡在街道上,自家的土狗,都吓得大小便失禁了!

    还有人说,狼群就是奔着牛小田来的,因为他家的黑子,是一只从山上捡来的狼串,天生的招狼体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