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女人,一定跟黄鼠狼精有关系,难说不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让牛小田心甘情愿奉上宝贝,无疑比登天还难,就连做这种梦都不应该。

    搜索脑海中的《灵文道法》,牛小田还真就发现了一个方法,可以用来对付女法师。

    如果不成功,那就再打一次,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四象困妖阵!

    需要四名有修为的未嫁女子,等距占领四个方位,身带拘禁符,手拿斩妖剑,口念拘禁咒,可令妖物困于其中,法力受限,难以脱身。

    眼下就有四美,正好可以配合布阵。

    不合格!

    四美有武功不假,但没有修为。

    未嫁女子的含义,并非是否嫁人,而是完璧之身,这四位疯丫头,显然早就知道男人的滋味。

    唉,凑合着用吧,反正那名女法师,也不是真正的妖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牛小田便安然入睡,一晚上,兴旺群都很安静,证明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夏花*疼坐不下,只能站着吃早饭。

    春风脸上的淤肿消退些,眼里的红血色也基本消失,却依然戴着口罩,为了能吃饭,干脆在嘴巴处剪了个洞,看起来蛮搞笑的。

    秋雪和冬月并没有笑话两姐妹,也是忧心忡忡,昨晚她们幸好提前收到通知。否则,也难逃被暴揍的悲惨下场。

    总之,四美没了起初的傲慢跋扈,都像是霜打的茄子,蔫了!

    安悦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们,只是象征性说了句好好养伤,便去村部上班了。

    早饭后,牛小田将四美叫到院子里,背着手郑重道:“昨晚,我们被人欺负了,破天荒头一回,太让人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晚上能不能不要分别站岗了?”春风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为了安全,从今晚开始,大家还是一起行动,共同进退。”

    昨晚,老鼠精并没有发动鼠类大军,说明它暂时不会行动,前晚驱使那么多老鼠,对它也是消耗,需要补充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就不必各守一方,还是聚集一起,有商有量,协同作战更好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女的也太邪门了,搞不定啊!”夏花一张苦瓜脸。

    “你也听到了,她三天后才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后咋办?”秋雪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四个加起来,也未必是她的对手。”冬月嘟囔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跟她过招了啊?上来就说这丧气话!”春风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冬月不敢还嘴,脑袋耷拉得更低,显得更怂,春风更来气。

    “好了,压压火气。”牛小田正色道:“我就问大家一句,被打成这幅鬼样子,想不想报仇吧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四人有气无力齐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精神着点儿!后退绝对是无路可走,向前冲,才能挽回你们被打得稀碎的威风!再跟我说一遍,想不想报仇?!”牛小田提高嗓门。

    想!

    四美高呼,声震九霄!

    “俺恨不得扒了她的脸皮当鞋垫。”春风发狠道。

    “俺想踢烂她的腚,不,还要打烂她的胸。”夏花声音都高了,下意识去捂胸口,昨晚这里也挨了一拳,太遭罪了,趴着也疼。

    “俺们也想为大姐二姐报仇!”秋雪和冬月也举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听我的安排,从现在开始准备,三天后半夜,一定抓了那女人,使劲收拾她,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。”牛小田怂恿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俺们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春风的眼睛闪闪发亮,拳头紧握,发出脆响,牙齿也咬得咯嘣响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也都点头附和,在心中火苗的驱使下,斗争的情绪再次被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牛小田晃着膀子,将四人带到后园子的练武场,第一项必须练习的技能,那就是站位。

    听起来很简单,做起来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出发,同一时间站在等距的固定位置上,精准度限定在一秒之内。

    牛小田在练武场中间,画了个大圆,估算好距离后,又在东南西北各自画了个小圆。

    让四美背靠背在中间站定,牛小田一声令下,四人立刻奔向四方,站在小圆上,利索转身。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冬月慢了些,差了两秒,还要锻炼。

    牛小田走后,指挥变成了大姐春风,四美表现得很勤奋,不断聚集再分开,很快就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中午,春风带着点抱怨:“老大,就是奔跑站位,咋就这么累?”

    “不管啥事,要想做到极致,都是要付出辛勤和汗水的。”牛小田嘿嘿一笑,取出四颗强武丹,分发下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是啥玩意?”春风觉得味道不好,皱着鼻子问。

    “独门秘制,强身健体的丹丸,你以为,我还能药死你们啊!”牛小田不满皱紧眉头。

    “俺最不喜欢吃中药了!”

    春风嘴上说着,还是一口吞了进去,有点想要作呕,连忙喝了一大杯水。

    大姐带头,其余三人也都吃了强武丹,厨师勾彩凤准备的凉开水,顷刻间就被她们给喝光了。

    很快,四美就觉得周身热量四射,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力气!

    快速吃完午饭,四人就急火火地去练习站位了,又坚持了一个下午,居然都不觉得累。

    老大给的药丸,好神奇!

    不止如此,春风和脸和夏花的*,彻底消肿恢复,皮肤自愈速度格外惊人。

    还想要,没有!

    牛小田断然拒绝,不光是因为强武丹造价不低,还有,她们的体质也不适合过多服用,可能导致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比如,万一长出了胡子和喉结,总喜欢看美女,那可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夜晚,牛小田带着四美,继续在村路上巡逻,守护兴旺村。

    后半夜,五人便来到村中心的小广场,在更大面积上,继续练习站位。

    次日,牛小田做了四柄大小一致的桃木剑,还在上面绘制了符文。

    这样的斩妖剑,简陋得不忍直视,效果嘛,也一定很差。

    将就着用吧,毕竟不是真正的未嫁女,真正的妖怪!

    分给四美每个一把!

    看着手里三寸长的木剑,四美惊讶过后,笑出了眼泪,然后便相互比划着,满院子追逐打闹。

    别跑,看剑!

    牛小田喊停,分明不尊重本大师的劳动成果,冷着脸提醒,木剑的使用,也有很多讲究,马大哈可不行。

    剑柄要贴在手心劳宫穴上,剑锋快速对准目标挥出时,意念也要通过手心,注入到木剑上。

    要想发挥威力,还要配合念诵咒语。

    等牛小田念出咒语,四美全都傻在当场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