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愿意为老大效劳。”白狐看牛小田眼珠直转,打了个寒颤,连忙补充:“别让我去见人,像我这般貌美的,肯定非常吸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够自恋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被逗笑了,这也不是假话,谁要是能养这样一只白狐狸宠物,肯定照顾的比亲儿子还细心。

    掏出小药瓶,倒出一颗小药丸在手心里,牛小田问道:“白飞,过来鉴定一下,这药丸是干啥用的?”

    “这是本仙擅长的,闻一闻就知道。”白狐开心笑,只要不拿它当宠物就行。

    还本仙,不知分寸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纠正称呼,白狐将尖尖的小脑袋凑过来,用鼻子使劲嗅了几下,跟着就打了两个喷嚏,还用爪子去挠鼻子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太好办啊!有内丹的情况下,我才能把药材都分辨出来。”白狐再次试探。

    “别耍花招,赶紧说。”牛小田立刻拉脸。

    “别急眼,我再试试嘛。”

    轻轻摆动着大尾巴,白狐眯着眼睛,开始思索,片刻后,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虚拟修为的丹丸,里面的药材很复杂,大致有人参、鹿茸、肉苁蓉、当归、悬崖草等等,至少三十种以上。

    其中,人参至少是八品叶的,几乎绝迹。

    悬崖草更不用说,生长环境恶劣,付出生命代价也未必能找到。

    里面还有一种药材,叫做玉腐花,也极为稀少。

    白狐表示她在山上遇见过,大红的花瓣很鲜艳,花蕊粉*人,味道却是臭烘烘的,除了蚂蚁,没有任何动物和昆虫触碰。

    所以,这药丸虽有奇效,一定超级难吃。

    分析完毕!

    “表现不错,老大决定奖励你。”牛小田开心笑道。

    “啥奖励?水果就免了,我一年吃不了几个。”白狐仰着脸装傲气,还很挑剔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请你喝酒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毒死我,留着白飞,不但有面子,还能哄你开心。”白狐又是一副非常可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唉,把本老大想得那么差劲,咱也是善恶分明,光明磊落。”牛小田叹口气。

    打开保险柜,取出人参酒,倒了一杯递给白狐。

    白狐立刻露出陶醉的神情,用鼻子使劲吸了几下,白酒就变成了白水,精华已经被它吸收干净。

    白狐眼神变得迷离,小爪子不停摆着,“老大,不行了,狐仙醉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老大!”

    白狐就在眼皮底下消失了,重回养仙楼。牛小田没气,又把它给拘禁了。

    知道了药丸的成分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搜索脑海中的《医仙真诠》,当真就找到了一种类似的药方,称之为血元丹。

    服用血元丹,在珍稀药材蕴含能量的推动下,短时将气血运行加速到,就能提升一层修为,当然,仅限于层次低的阶段。

    修为提升的持续时间,约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两个药方最大的差别,恰恰就是玉腐花。

    玉腐花,也称僵尸花。

    服用之后,可以迅速提升体能,但也会在体内产生阴毒,时间久了,人就成了到处蹦蹦跳跳的活僵尸。

    这一刻,牛小田懂了,宫桂枝的最终归宿,就是恶心的僵尸。

    如何解决玉腐花之毒,可以服用寒玉蜘蛛的粉末,也可以用石太岁的汁液去综合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有一小块土太岁,不能用,更何况,即便有石太岁,也必须是入药的情况下才行。

    千年女鬼太凶恶,即便冒险也必须解决她。

    取出一张珍贵的银色符纸,牛小田足足用了两个小时,才绘制了一张灭灵符。

    又取出从宫桂枝处得来的高级桃木剑,用量人镜放大上面的符文,使用那柄破体锥,进行了大胆改造。

    灭灵符能杀鬼,但必须是真武三层才能使用。

    到时候,还得服下那颗黑色药丸。

    老大在西屋闭关一个下午,夏花和冬月纳闷得不行,但也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二美倒也没懈怠,来到后园子的练武场,继续练习弹弓。

    牛小田忙完这些后,又把她们喊了回来。

    防火防盗防张二娘,牛小田不允许二美再被控制了搞破坏。

    “老大,干啥啊?”夏花擦着细汗问。

    “本老大念在你们工作表现优异,决定免费赠送护体符,刺在身上,永久版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欧耶!谢谢老大。”夏花开心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大,俺以后不敢偷懒了。”冬月也连忙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于是三人进屋,牛小田让她们躺下,露出肩头的肌肤,快速刺下了一道护体符。

    能保证不被一般的恶鬼入侵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阻挡千年女鬼。

    但牛小田琢磨,张二娘如果觉得入侵有点费事,应该会暂时放弃。

    晚饭后,牛小田先去找张棋圣下了几盘棋,回来后,这才对安悦说道:“姐,商量个事儿呗!”

    “你想跟夏花、冬月一起睡?”安悦沉下脸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想让你跟她们一起睡,一晚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想鼓捣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练功的关键阶段,怕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安悦说完,脸就一下子红了,昨晚都钻进了牛小田被窝,像是盘在树上的藤蔓,怎么能说没打扰。

    “咋样?通融一下。”牛小田继续商议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安悦答应得非常勉强,心里叫苦不迭,来到农村,连个私密空间都很难拥有。

    随后,牛小田又以之前刺下的避妖符,效果不够特别好为借口,也给安悦又刺了一道平安符。

    将二美安排到西屋,牛小田又把养仙楼挪到东屋。

    唉,睡个觉而已,还真是够折腾。

    支起炕桌,准备好半杯水,一丢丢寒玉蜘蛛的粉末,放好桃木剑,揣好药丸和灭灵符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,只待张二娘!

    牛小田松松垮垮地躺在炕上,翻看手机上的网络小说,读到有趣处,不由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深夜!

    窗棂上,传来啪嗒的一声细响。

    假寐中的牛小田,立刻睁开了眼睛,一双眸子在夜色中发出精光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是窗上的驱鬼符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已经被揉成了纸球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