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见夏花唰的一下,就把匕首*毒蛇的脖子里,却用指甲抠住,向下拉扯,生生将蛇皮被剥了下来。

    场面有点血腥,却相当*。

    夏花像是一个打了胜仗的将军,将战利品高高举起示威,随后远远扔到一旁。

    跟着,又光着一只脚奔向了另外一条,如法炮制,兴奋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俺在村里的时候,就喜欢抓蛇玩。夏天热了,小的就系在手腕上当手镯,大点儿的就系在腰上,可凉快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夏花又抓到一条,没立刻扒皮,而是团成一团在脸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它咬你?”牛小田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怕个啥,先把毒牙拔了,再灌点白酒,毒蛇就变成了软面条,咋摆弄都行。”夏花传授耍蛇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牛逼!”

    “一般般啦!”

    夏花英勇神武,冬月也不甘落后。

    但是,冬月不会抓蛇,便挥动匕首,迎着蛇头而上。

    匕首左晃右晃,蛇头也跟着左右摆动,嗯,再配上个哨子,就能去街头表演杂耍了。

    “冬月,别玩了,蛇太多,干掉它。”牛小田吩咐道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冬月挥动匕首,蛇头落地,也发出了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牛小田返回屋内,取来了蛇皮鞭,冲着地上的毒蛇一通猛抽,啪啪啪声音悦耳,毒蛇们顿时死伤无数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只用了五分钟,百余条毒蛇,基本死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也有几条逃走,钻进缝隙里的,黑子嗅觉灵敏,分别找出来,又死在夏花和冬月的手里。

    三人连夜在后园子里挖了个坑,将蛇尸全部掩埋沤肥。

    但院子里,依然腥气浓郁,不得不用水冲了一遍,倒是让牛小田颇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打不过,就搞阴谋诡计,令人鄙视!

    高大毛俨然成了另一个张勇彪,癞*跳到脚面上,不咬人膈应人。

    回到屋内,堪称睡神的安悦,正在蜷缩着酣睡,对一切浑然不知,也是奇葩一朵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,确实不适合独居,危险系数远高于常人。

    在外面折腾了一个小时,牛小田的睡意也没了。

    想想,还是放出了养仙楼内的白狐。

    虚影飘出,意识沟通建立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今天有点怪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是怪好看的吧,溜须方式真老套。”牛小田哼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真不是,就是哪里不对。”

    白狐说着,突然就现出了原形,牛小田连忙指了指旁边的安悦,白狐表示不屑,“这种凡人,敏感度太低,连我的影子都抓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不对了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白狐凑近牛小田,伸着小鼻子,从上闻到下,又从脚丫子闻到头发丝。

    当闻到额头天中的位置时,白狐突然一下子跳起来半米多高,大尾巴都蓬松开了,像是受到了严重惊吓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这是啥毛病?”

    “有妖气!”

    白狐带着惊恐的三个字,让牛小田的脑瓜子嗡的一声,立刻就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明明吃了丹药,灵符都没反应了,怎么妖气还没除掉,到底带回家里来了!

    “哪来的妖气?”牛小田装迷糊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啊,可能是你一直带着我的内丹,太扎眼了吧!”白狐小爪子挠挠头,做出苦思冥想状。

    切,又想把内丹骗回去,不可能。

    牛小田抖着脚问道:“白飞,你好歹也修行有成,怎么能吓成这幅德行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搞没搞错啊,我不熟悉这种气息,能不害怕吗?”白狐慢慢靠过来,为刚才的失态努力辩解。

    “又在撒谎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觉得吧,这气息相当特别,应该是大妖才有的。”

    白狐赔着笑,如果内丹还在,这功夫它早就跑没影了,可能会换个千里外的山头再继续修行。

    “大妖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咋会不知道,故意考我的对不对?大妖就是真正的妖,一生下来就是妖,法力通天,无所不能,像我这种可爱的小狐仙,给它当丫鬟都不配。”白狐叹口气。

    郁闷啊!

    早知如此,就不该管阿生家的破事儿。

    牛小田装作很淡定,问道:“我身上咋会有大妖的气息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做标记,恭喜老大,你被选中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小爪子合拢,做出拱手道贺的姿态。

    滚!

    牛小田恼火地一脚踢过去,当然没踢着,白狐敏捷地跳到另一边,嚷嚷道:“老大,咋突然发火了呢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说话,老子可不愿意被大妖选中,不知道咋的就沾上了。”牛小田哼道。

    “别生气啊,让我再闻闻。”

    白狐厚脸皮又凑到牛小田的额头,这次嗅了足有五分钟,摊开小爪子遗憾道:“气息太弱了,标记不成功。”

    不成功,那就是没锁定。

    吉元老道给的丹丸有效果啊!

    牛小田心中大喜,抓过挂在墙上的衣服,从兜里摸出一颗带着清香的丹丸。

    嘿嘿,先见之明,赖皮多要一颗就对了!

    再吃下去,妖气就能彻底除根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哪来的化气丹?”

    白狐直接叫出了名字,黑夜中,眼睛放出了贪婪的光芒。

    搜索遍脑海里的知识,倒是找到了两种化气丹的配方,但都没标注能化解妖气,显然不是手里的这一种。

    “这药是干啥用的?”牛小田唬着脸。

    “又考我,当然是化解妖气,便于隐藏,还能增强法力,好处多多,蛮适合我服用的。”白狐的声音里带着害羞,还以为老大良心发现,给它的奖励。

    想得美!

    牛小田又问道:“我要是吃了,大妖的气息是不是就彻底没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白狐的小脑袋晃成了虚影,“这种标记是无法根除的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再提升两级修为。”

    真武五层?

    这绝对是开玩笑,牛小田目前的三层,还是假的,明天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无法根除,终究是隐患,牛小田又问道:“白飞,这个妖气标记,会不会进一步的扩大,又让大妖给锁定了?”

    白狐的回答,给了牛小田一颗定心丸,不会扩大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碰巧遇到大妖,再弱的标记,也会被发现,没有意外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