兴旺山特产品加工厂,夜半闹鬼!

    值班的老李头、老张头和老许头,都亲眼目睹了此事。

    老李头还用像素很低的淘汰手机,拍下了一段视频,并且发给了儿媳妇。

    视频快速传播,一大早,就被人发布在兴旺群里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牛小田,被安悦使劲推醒。

    快看群!

    出大事儿了!

    牛小田点开视频一看,也是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夜色中,一个红色的苗条鬼影,飘飘忽忽出现在工厂的西北角,披头散发,没有脚,离地半米多高。

    随后,鬼影晃悠悠飞起,越过围墙,就这样诡异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吓死俺了!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。”

    一名妇女发了好几个惊恐万分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生孩子不叫生孩子,吓人啊!”许翠兰跟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冤鬼咋跑到工厂去了?”有人发问号。

    “俺上次去镇里买东西,好像听人说,咱厂原来是一片乱坟岗。”有人发了个嘘声。

    “俺好像也听过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得带着小田给的平安符。”

    “对,都带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俺的找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消息迅速刷屏,每个女人都很害怕。

    工厂闹鬼,背后一定有猫腻,安悦烦躁无比,气得恨不得摔手机,立刻艾特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任何人不许将视频外传!

    否则,解除劳动合同!

    务必珍惜工作机会!

    张翠花也跟了一句,不许外传,一经查到,立刻撵回家看孩子。

    群里安静下来!

    余桂香大胆艾特了牛小田,却啥都没说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但是厂长,还是兴旺村唯一的术士,无所不能,抓鬼除妖当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怎么看?”安悦拢着被子,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假的,鬼是不可能被拍到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确信这一点,不只是鬼,任何灵体形式,包括狐仙、刺猬仙,都不会出现在镜头里。

    有人看到了鬼,前提是精神先遭到干扰,也就是说,鬼魂靠着灵力,植入了影像。

    “节骨眼上,这是有人故意捣乱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还散布了乱坟岗的谣言。”

    “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安悦用小拳头,使劲砸了几下枕头。

    牛小田懒得打字,干脆发了一段语音,“全体村花们,本厂长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,那绝对不是鬼,之前请过土地神庇佑,鬼哪敢进厂子里瞎搞。至于那是个啥狗屁膈应人的玩意儿,等着调查吧,大家该上班上班,该赚钱赚钱,该让男人洗脚,就别气,伺候不明白老娘,大脚丫子踢下炕。”

    大笑立刻刷屏,有人调侃:“牛厂长,有人给你洗脚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小田给谁洗脚啊?”

    “别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俺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被开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稳定了人心,还要琢磨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有人不想让工厂正常运营,背后使绊子,制造闹鬼事件,手段卑鄙而且很拙劣。

    牛小田首先想到了高三毛,但又否定了。

    高三毛好歹也是有点档次的流氓,这种小儿科的把戏,是不屑于使用的。

    “姐,今晚我把夏花冬月派过去,管保识破诡计。”牛小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先不用行动,谁知道今晚会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安悦考虑的也有道理,对方不会那么傻,连续行动,岂不是等着被抓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把季德发调过去吧!”牛小田建议。

    “对,让他担任领班。这老头是不信邪的,工作态度也很端正,大不了,以后将车也停在工厂里。”安悦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监控得抓紧时间安装上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怪我,提前没想到,上班后就联系购买安装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安副厂长有错能改,本人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。”牛小田头枕着胳膊点着脚尖。

    安悦一愣,怎么搞得自己跟汇报工作似的。

    粉拳雨点般落下,安悦也终于笑了,牛小田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,有了监控,凡事就容易说清楚。

    其实,工厂本就有监控,仅限于厂房内部,现在看,覆盖的范围应该更彻底,也包括围墙外面。

    至于隐私问题,不能考虑了,反正大家又不是光着上班。

    上班后,安悦立刻找到了村部值班的季德发,能否担任工厂的夜间领班,工资两千起,干好了还有奖金。

    季德发简直乐坏了,拍着胸脯保证,作为一名老兵,他才不信有鬼。

    即便真有,他也敢抓过来,撕碎扯烂,再使劲跺几脚。

    在儿子季常军面前,老头更是牛气冲天,儿子啊,你负责白天,老爹我负责晚上,工作上等于是平级的。

    季常军连连竖大拇指,不停嘘呼,虎父无犬子,都是遗传好,根红苗正,儿子才有今天的成就。

    明天就来人安监控,可当晚,又发生了诡异事件。

    正在厂区巡视的老李头,忽然听到鬼哭声,凄凄惨惨,若有若无,吓得差点尿失禁。

    报告领班季德发,等他赶到之时,声音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工厂大门附近,发现了不少圆孔纸钱,飘乎乎地随风滚动,看起来相当瘆人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胜其烦,安排夏花冬月去现场查看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勘察痕迹的高手,很快就给出了答案,昨晚来了一辆面包车,曾经停在工厂的西北角,很快又掉头回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路上的积雪清理得很干净,不仔细分辨,倒是很难发现车痕。

    *大白!

    所谓的闹鬼,就是有人搞鬼,试图破坏工厂的稳定发展。

    安悦第一时间,就在兴旺群里宣布勘察结果,不是闹鬼,是有人见不得兴旺村好,故意使坏心眼儿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咒骂,捣乱者不得好死,全身流脓,脚底长疮,生孩子没定眼!

    让大家安心工作,外部监控上马后,捣乱者必然不敢再来了。

    假鬼不可怕,而刺猬仙的本事,即便是真鬼也比不了,实实在在的威胁。

    这货可能真以为,白狐脱离了牛小田的魔爪,探查不到它的所作所为,变得有点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刺猬仙直接住进了后园子的小窝里,进入到睡眠修行的状态。

    担心刺猬仙种刺,牛小田已经好久不喝茶水了,心里很郁闷。

    这天,机会,终于来了!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