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晴朗的冬日上午,白狐终于汇报了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老大,可以行动了,这只傻刺猬居然还惦记着进阶,刚把自己封闭起来。”

    太好了,牛小田等得花都谢了,激动的差点落泪。

    马上召集女将们,全副武装,并拿起镐头铁锹。

    另,多戴几层口罩,捂好口鼻。

    不知道要发生什么,但老大的话就是将令,必须执行,女将们立刻整肃起来,准备投入战斗。

    行动必须迅速,稍有耽搁,就可能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虚影白狐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洞口前,现出原形,立刻撅着*,朝着里面放了个长长的屁。

    一直在吃食丸,白狐憋了很久,这屁的威力,可谓惊天动地,气贯长虹。

    臭屁顷刻间充满了刺猬仙的洞穴,余味扩散到四周,杀伤力依然强大无比,熏得三员女将都落下眼泪,牛小田也是视线模糊。

    邻居家的狗,已经被熏得口吐白沫,抽搐着晕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味道,咋这么臭啊!”冬月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谁家烧大粪吧,别在顺风口。”

    夏花不由躲避,哪里躲得开,味道一直萦绕在四周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这臭味能抓住,抓一把扔旁边,猛吸一口腾出来的新鲜空气,然后再抓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已经总结出应当经验,可见屁之浓稠。

    幸亏戴着口罩,过滤不少臭气,牛小田眨眨眼睛,挤出两滴熏出来的眼泪,叮嘱道:“都忍着点,立刻行动,跟紧了我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手拎着一个塑料桶,大步奔向了后园子,三女不明所以,也都拿着镐头铁锹,踩着厚厚的积雪跟上来。

    绝对是意志的考验!

    越是接近刺猬洞,味道就越为浓郁,不得不憋着气,实在忍不住,才会呼吸一口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是后悔,小瞧了白狐屁的威力,就该提前买防毒面具才对。

    白狐传来消息,刺猬被熏晕了!

    只是暂时的,这货很快就会醒来,牛小田找到比碗口大点的洞口,立刻将寒泉之水倒了进去。

    跟着又倒了一桶,足以将刺猬仙彻底泡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恭喜老大,一刻钟内,它应该醒不了。”白狐道贺。

    “我也快被你的屁给熏死了!”牛小田抱怨。

    “嘿嘿,物种不同,对于很多动物而言,并不觉得臭。”白狐讪笑。

    事实如此,黑子对臭屁就没啥感觉,还在放松地摇着尾巴。

    如何将刺猬从洞里抓出来?

    只能拼命挖土,趁着它没有醒来,无法施展土遁术。

    “快点,用最快的速度挖土,将里面的东西弄出来。”牛小田急急吩咐。

    女将们立刻展开行动,围着洞口抡起镐头,一边用铁锹清理冻土。

    好在土层只是封冻了三十公分深,很快就挖到了软土层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参加了挖掘工作,头也不抬,快速将土用铁锹扔到一边。

    三女都累得满头大汗,双眼泪汪汪,那是被狐狸屁给熏的。

    十分钟。

    十二分钟。

    已经挖了一米多。

    怕时间来不及,牛小田火速戴上棉手套,直接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感受到刺猬,毫不犹豫地捞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女都惊讶无比,老大兴师动众,居然只是为了挖一只水淋淋的刺猬!

    个头倒是不小,像是个小孩子的脑袋。

    而牛老大接下来的举动,更是让她们惊愕无比。

    只见牛小田的手里,出现了一根锥子,将蜷缩的刺猬用力摊平,按倒在雪地上,对准腹部,一下下发着狠的地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手法极快,令人几乎看不清。

    只用了半分钟,这只可怜的刺猬,就成了血葫芦,瞪着小眼睛,小腿小脚轻微抽搐着,死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哈哈,跟老子作对,结局就是这么惨。”牛小田发出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“老大,它就是一只刺猬啊!”

    巴小玉颤声道,她向来喜欢小动物,还曾经养过刺猬,这种动物胆小又温顺,怎么就跟老大作对了?

    “它可不是普通的刺猬,随便拔根刺,就能把你扎个透心凉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哼声回了一句,拎着刺猬的小脚,大步回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还没算完!

    更加残暴的举动,就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。

    牛小田找来铁锤,几下就把刺猬的脑袋,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想不死透都难。

    紧跟着,牛小田就化身解剖医生,非常细心地扒拉着那堆头部烂肉,足足用了半个小时,才从里面找出一颗浅灰色的小珠子,开心地放进小药瓶里。

    刺猬仙的内丹,终于得到了!

    “把这货身上的刺,全部弄下来,剩下的喂给黑子吧!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三女立刻取出腰间的匕首,开始给死刺猬拔刺。

    动手时才发现,这只刺猬并不普通,背刺的坚固程度超乎想象,绝不可能弄断,还锋利异常,不小心就会划破手指。

    而且,肉皮也非常有韧性,刀尖都扎不透。

    三女又累得满头大汗,才把这些刺都弄下来,好大一堆。

    清理干净后,用厚布包着交给老大,牛小田则直接锁进了保险柜里,留着备用。

    将没刺的死刺猬扔给了黑子,它还很嫌弃,打着喷嚏,不想吃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补之物!

    要不是牛小田吃肉方面有洁癖,肯定炖了刺猬肉,用作自己滋补。

    在牛小田的反复劝说下,黑子到底还是将刺猬给生吃了,随后缩进了窝里,一天都没出来,也要消化吸收。

    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居然还有彩蛋!

    刺猬仙的一缕不甘的魂魄,正想逃走,被白狐给堵了个正着,强行撵到了养仙楼里。

    想跑,不可能!

    它现在的本事,连鬼丫鬟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“恭喜老大,以后可以高枕无忧了。”白狐道喜。

    “那只刺猬鬼,你养不住的。”牛小田不由提醒,没有限制的手段,早晚有机会,还是会跑的。

    “切,我才不养它,逼供出内情,直接弄死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也够狠的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白狐满不在乎,又说:“反正我跟兽仙们的友谊小船,早就翻了。”

    “兽仙都有你这种觉悟,青云山下就太平了。”牛小田大赞。

    “唉,身不由己!”

    白狐叹气,不一心追随牛老大,哪还有别的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