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白狐听完,激动的在桌子上跳来跳去,差点把东西都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个法术好啊,对我们而言,彻底隐藏起息,那就安全了。”白狐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“先别高兴,还得看看材料能不能凑齐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,灵王会不会也探查不到?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探查应该也有难度,我没有妖气,它还不是一直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白狐悬着的心,暂时放下。

    也不得不钦佩,牛老大是真有运气,这样少见的顶级材料,居然来自于刺猬仙的收藏。

    刺猬仙活得谨慎,大概也想用这根灵柳枝,把自己的气息给掩盖住。

    桌上的东西,能开个杂货铺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找个纸盒子收起来,直接来到西屋,放进保险柜里。

    四女都在睡觉,在炕上摆出各种姿势,对于牛老大的随便闯入,早就习以为常,并不介意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厨房,等待大灵回归。

    这三只鬼倒没白养,能派上些用场,白狐也算有远见。

    牛小田善心大发,从黑陶罐里,取出一块沾染了阴气的破布,扔进了竹楼里。

    这是对鬼丫鬟的奖励,毕竟干了不少活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小时,大灵这才回来,虚影不停的颤抖,应该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。

    白狐进行了交流,大灵什么也答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先让它回竹楼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好,慢慢问,不要吓唬她。”牛小田叮嘱。

    “一个破鬼还怕吓死?切!”

    白狐极度不屑,媚上欺下说的就是它。

    随后,白狐也化作虚影进入。

    牛小田关了后窗,拎着竹楼回到东屋,扔在炕角,重新躺进温暖的被窝里。

    快睡着了,白狐才出来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大灵通过打听附近的鬼魂,获得了可靠消息。

    昨晚,一名男性中年法师,身穿厚厚的白色羽绒服,来到了滑雪基地附近,使用一块收魂牌,释放了三只怨鬼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,一对鬼夫妻,小鬼是个男孩,目测死亡时,只有五六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今晚,那名法师又来了。

    大灵在返回途中,恰好还碰到了他。

    此人格外敏感,察觉附近有个品相不俗的鬼魂,立刻取出符箓,追赶着就想收了大灵。

    大灵经过白狐的教导,故意躲进一处农家茅房里。

    臭气干扰了法师辨别,而狗叫声很激烈,法师不想被发现,这才悻悻离开。

    大灵也吓得够呛,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“大灵有没有说他的具*置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沿着西侧的河堤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致长啥样?”

    “身高一米八左右,很强壮,走路外八字,戴着口罩。”

    白狐说完,又补充,“老大,我现在的情况你了解,对付普通人嘛,自然不在话下。但对方是法师,就不得不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让你出去,明天我带着夏花冬月,探查一下他的轨迹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打了个哈欠,转过身去,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大晚上去追踪一名法师,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对方驭鬼有术,难说不会派出一只鬼,时刻监视着附近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边刚刚行动,他可能得知消息,早就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另外,不能确定,此人是否为青灵门的成员。

    毕竟,有些法师为了赚钱,也会背地里从事一些伤天害理的勾当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牛小田起来后,先拨通了李工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牛顾问,请放心,我昨晚睡得特别好,没看到鬼,符箓太灵验了!”李工上来就报喜。

    “别人见到鬼了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听说。干体力活的,晚上一沾枕头就睡得很死,不打铃都不会醒。”李工说完,又问道:“牛顾问,有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例行回访。”

    “遇到牛顾问,真是我的福星,请放心,我会在集团那边,多替你说话的。”李工感动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李工。”

    “不气!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牛小田出去吃点东西,带着夏花冬月出了门。

    天寒地冻,大雪封山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相信,这名法师可以翻山越岭,或者穿越雪野徒步赶到这里。

    一种情况是,坐车来的,有人打配合。

    但工厂那边有监控,如果连续两晚,有陌生车辆驶入兴旺村附近,肯定会引起保安们的警觉。

    另外一种情况,他有住处,可能就在兴旺村里!

    牛小田更倾向于后者,这名法师提前就潜伏在兴旺村,只有深夜才出来行动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西侧的小河边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,小河已经封冻,但冰层的厚度,还不足以支撑在上面行走。

    “夏花冬月,看你们的本事了,仔细分辨下脚印,外八字,一米八个头。体重嘛,怎么着也有一百五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又来歹徒了?”夏花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一名法师,作战时,一定要小心。”牛小田吩咐道。

    二美立刻蹲下来,分析雪地上的足迹。

    脚印不少,也有村民从这里行走,一路向南,赶到滑雪基地去上班。

    片刻后,二美还是找到了脚印。

    穿着雪地靴,符合外八字特征,但痕迹很浅,个头体重并不吻合。

    牛小田蹲下来,也看了看足迹,断定道:“就是这个脚印没错了。”

    从完整的足迹看,雪地靴很新。

    老百姓怎么舍得穿着新鞋去干活,有钱也不会如此糟害。

    痕迹浅,说明此人还会武功,可能行走时,故意提着气息。

    “追踪这个脚印,看看到底停在哪里。”牛小田命令道。

    二美立刻开启追踪模式,按照脚印走向,沿着河堤一路向北。

    耗时一个小时,终于锁定了脚印消失的地点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圆形建筑,三米多高,圆锥的屋顶上,覆盖着瓦片,此时落满了厚厚的积雪。

    高处两个小窗,没有玻璃,黑洞洞的,一扇斑驳的木门,挂着上了锈的锁头,宽度仅能容一人通行。

    兴旺村最古老的建筑之一,至少有四十年以上的历史。

    村民把这里叫做狗尿台,顾名思义,经常有散养的狗狗来撒尿占地盘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里是一处水井房,承担过历史重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