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刻部署作战计划!

    夏花冬月小玉悄然出发,潜伏在张棋圣家附近。

    虚影状的白狐,则跟在牛小田身边出了门,自然没人能看见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,溜溜达达,也来到了张棋圣家。

    果然,院门紧闭。

    透过门缝,隐约可见,窗户倒是开了一条缝,高四毛也在关注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开这种木栓的院门,毫无技术含量。

    牛小田拔出匕首,*去向上一抬,直接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棋圣,干啥呢?今天再杀三盘,你必须让我一个炮,可以悔棋三次。”牛小田一边走,一边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房门突然被打开了!

    张棋圣被人用刀架着脖子,推了出来!

    牛小田第一次见到高四毛,年龄还不到三十,长得人高马大,一脸横肉,眼睛倒是不小,里面闪动的都是凶光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快跑啊!”张棋圣颤声高呼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!

    把牛小田给感动得够呛,没想到,吝啬到一个棋子儿都不想让的张棋圣,居然这么有骨气!

    刀都架在脖子上,还在惦记别人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要敢走出这院门,我立刻给这老头放血!”

    高四毛发着狠,张棋圣还想再喊一句,只觉脖颈有压迫性的刺痛,紧张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*,放开老人家,老子或许考虑饶你一命。”牛小田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高四毛瞪大眼睛,咬牙嚣张的说道:“牛小田,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。跪下来,喊一声四爷,我就让他死得痛快些。”

    “切,挟持年迈老人,真丢你家的脸。”牛小田极度鄙夷。

    “这老头因你而死,很有负罪感吧!”

    高四毛放肆地大笑,可能是扯到了蛋,随即脸上又浮现出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“高四毛,放开老人家,信不信我随手比划下,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?”牛小田说着话,却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这在高四毛看来,分明就是个怂包,已经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姓牛,是不是就喜欢吹牛逼啊!”高四毛不屑嘲笑。

    “不服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老子倒想看看,你能有什么招数!”高四毛押着张棋圣往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看招!”

    牛小田掏出幻刀符,朝着高四毛比量一下,抛了过来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符箓在空中燃烧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旋即化作一团雾气,就这么消散了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高四毛伸长脖子大笑,几乎笑出眼泪,“牛小田,这套唬人的把戏,只能吓唬三岁孩子。”

    突然,高四毛向前一推,张棋圣便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牛小田手疾眼快,一把将张棋圣拉起来,推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老大,失算了,那道符箓的能量,只是减少了些,并没有全部消失,我刚才冒着危险,只能入侵半秒。”白狐的声音,出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这就够了!白飞,你超棒,给你点赞。”牛小田夸赞。

    只要张棋圣安全了,即便高四毛手里有刀,也没个毛用,打他?

    就是个玩。

    高四毛愣在当场,彻底懵逼了,自己怎么就突然手贱,把这个老头给放了?

    失去这个筹码,情况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凶徒,只是停顿了两秒。

    高四毛挥动剔骨刀,直接冲向了牛小田,凶狠地就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鼻子里,哼出一股冷气,突然一记侧踢,准确踢中高四毛的手腕,剔骨刀当啷一声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跟着,高四毛的胸口又挨了一脚,整个人便飞了出去,撞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“废物,蠢材!就这点本事,也学人抢劫杀人,丢尽了祖宗的脸。”牛小田厉声叱骂,听起来像是在训孙子。

    “你,不是,人。”

    高四毛费力地爬起来,头一次,见识了牛小田的狠厉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打这种货色,牛小田收着力气,否则,刚才一脚就能踢碎他。

    高四毛被通缉了,当然要警方来处理,小命要给他留着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开张营业了!”牛小田拍拍手。

    “来啦!”

    几个脆生生的声音同时响起,紧跟着,三个身影便冲了进来,正是夏花、冬月和巴小玉,都是摩拳擦掌的样子。

    高四毛面如死灰,挣扎着就想进屋。

    哪有机会,巴小玉腾空跃起,狠狠踢在他的后背上,踢得他摔在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小玉,之前说好了,别这么狠。”牛小田责怪。

    “呸,就这货,一直惦记我,要不是大毛还有点分寸,本姑娘早被他玷污了。”巴小玉使劲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本来也不纯。”夏花忍不住调侃。

    “哪又怎么样,我也瞧不上他。还有,他敢喷黑子,我也跟他没完!”巴小玉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效率!赶快开打,手下有点分寸啊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从兜里摸出烟,递给张棋圣一支,还给他点上。

    张棋圣惊魂未定,使劲吸了一口,这才稳住心神,不解问道:“小田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,牛小田认识此人。

    “之前得到确切消息,有杀人犯潜入兴旺村,我一直在暗中观察,却没发现。后来听人反应,你一直没出门,就怀疑他藏在这里。”牛小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来找我下棋的吗?”张棋圣疑惑,总感觉这小子眼神闪烁,没那么好心。

    “下棋,我能别开门栓进来?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张棋圣信了,何况牛小田还带着人来的!

    叹了口气,张棋圣后怕道:“唉,差点就被他给害了,这种人,危害社会,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你也打几下出出气?”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”张棋圣连连摆手,又提醒,“小田,别因为我把那人给打死了。他身上有命案,法律会制裁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货体格好着呢,抗揍!”

    此时,三名女已经将高四毛围在其中,拳打脚踢,口中骂声不绝。

    高四毛毫无还手之力,只能躺在地上挺尸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牛小田认为差不多了,这才扔了烟头,让四美散开,凑过去,蹲在高四毛跟前。

    没打脸,要保持他的形象。

    尊严?

    屁!

    是省得警方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但高四毛身上,已经是伤痕累累,尤其是被黑子咬过的肩头和裤裆,又冒出了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至于头发,基本都被薅光了,拔毛行动的标志性步骤嘛!

    “高四毛,服不服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哼,老子十八年后,还是一条好汉。”高四毛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这份心吧,你这种品行,估计不会投生成人,来世也是畜生,累死累活十七年,就被剥皮吃肉了。四儿啊,忏悔,才是你的出路,投案自首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羞辱地拍拍高四毛的脸,突然伸手将他胸前小布袋,一把给扯了下来,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