谎话连篇的家伙!

    牛小田根本不信,又问:“你们兽仙平时都是咋洗澡的?”

    “还用说嘛,当然是纯净的山泉水,用水的能量养护皮毛,感受自然的气息。”白狐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白活这么大岁数,有生以来,第一次跟男人洗澡吧?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老大!

    白狐气得扬起一片水花,哼声道:“可惜啊,我不能变成大美女。否则,一定迷死你,心甘情愿拜倒在我的狐狸裙下。”

    “切,小瞧本老大的定力了。”牛小田十分不屑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没遇见超级大美女!”

    牛小田突然水下伸手,抓住白狐尾巴往下一扯。白狐一个激灵从水里钻出来,全身都湿透了,落汤鸡一般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真坏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百年不洗澡,臭死了,让你洗个痛快!”

    “我要反击!”

    白狐恼羞地把大尾巴甩动起来,卷起一片密集的水花,袭向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正在浴缸内嬉闹,白狐突然嗖的一下跳出浴缸,周身抖动了下,所有的水珠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老大,灰太壮来了!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出了浴缸,顾不得擦拭,匆忙往身上套衣服。

    “靠近了,它感受到了你,就在后面的围墙外。”

    “这货真会挑时间,打扰你百年泡澡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什么时候还开玩笑。你快点准备,我先跟它沟通,争取拖几分钟。”白狐说着,已经化作虚影,消失在浴室里。

    洗澡的时候,当然不能使用灵柳枝。

    被灰太壮发现行踪,并不奇怪,毕竟牛小田的气息格外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老大,商量不通,它强行进入院子了。”白狐的声音传入脑海。

    “告诉黑子,别攻击它。”

    “嗯,黑子已经躲进了窝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来!”

    穿好衣服,牛小田开门来到院子里,就看见一个黑灰色的虚影,就站在泰山石的附近,形象是个魁梧的中年汉子。

    看着眼熟啊?

    乍一看,居然跟季常军颇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再看,更像了。

    嗯,应该是某次季常军上山去,影像被它给捕捉到了,觉得不错,就仿了一个。

    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袭来,意识沟通瞬间建立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先杀本仙徒弟,又烧死本仙一家几百口,此仇必报!”灰太壮是个粗嗓子,还带着点沙哑。

    “那只老鼠精破坏风水,死有余辜。而你是自找的,还想喝老子的血,梦游喝自己的尿吧。呸,丑东西,老子还想剥了你的皮。”牛小田上来就骂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”藏起来的白狐已经瑟瑟发抖中。

    “你都快死了,还在这里吹嘘,先把那只狐狸交出来,让它伺候本仙二百年。然后,赐你个全尸。”灰太壮冷冷道。

    唉,狐狸精害人,长得美,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惦记。

    牛小田鄙夷一笑,“太搞了,狐仙比你的本事强。”

    “它内丹都没了,勉强只能当个丫鬟。”

    灰太壮倒探查清楚了,有恃无恐,它也非常恼恨白狐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白狐就是这小子的帮凶,刚才还谈什么和为贵。

    简直了,

    不可理喻!

    “狐仙不会交给你,赶紧滚,别打扰老子睡觉。”牛小田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“先杀你,再收拾那只狐仙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传递过来,灰太壮就化作一条黑影,眨眼间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无法躲避。

    然而,灰太壮选错了攻击位置,冲向的正是牛小田的*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道护体灵符,瞬间便启动了,一片光雾便挡在了前方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灰太壮被弹出去很远,居然现出了原形,在地上翻滚几圈,掉头就想跑。

    机会难得,牛小田立刻朝着它弹指。

    有效果,灰太壮的行动开始变得缓慢,但这货也很狡猾,居然挪到了泰山石的后面。

    弹不到了!

    牛小田可不想毁了泰山石,抽出蛇皮鞭,急速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他气炸肺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灰太壮居然原地打了个洞,钻进了地里。

    水泥地和冻土都被穿透了,这货不愧叫灰太壮,身体也确实太壮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它已经到外墙外了。”白狐传音。

    “臭老鼠,差点就灭了它。”牛小田懊恼不已,要不是泰山石影响了发挥,今晚绝不会让它逃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感谢玄通真人吧,没有这道灵符,它已经把你给穿透了。”白狐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白飞,它提了个要求,让你给它当丫鬟,至少伺候二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它耗子娘的,想让本狐仙伺候它,也不撒尿照照,自己长得多恶心!”白狐恼羞大骂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来个兽仙,都想占有你,性别的原因吧!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唉,身为女子,又如此美貌,我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不住感叹,这也是它愿意混在人类社会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总有异想天开的雄性兽仙,幻想着身边跟着这样一只小美狐,似乎那才有兽类大佬的派头。

    灰太壮已经跑远了,牛小田捡来些砖头,将地上的洞大致填上,这才回屋去睡觉。

    堵住洞口的做法是英明的。

    白狐探查,正有数不清的老鼠,在灰太壮的控制下,从四面八方赶来。

    它们试图通过这个地洞,进入到院子里,可惜没成功。

    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身边趴着一只白狐,牛小田睡得格外安稳,才不管牛家大院已经被密密麻麻的老鼠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小雪不停落下,一层层交叠融合,遮蔽了遍地的老鼠脚印,否则,一定会引起村民们的强烈关注。

    次日上午,牛小田找来水泥,用水搅拌下,直接将洞口抹平,难免会出现色差。

    好好的院子多了个补丁,牛小田很生气,这笔账一定让灰太壮偿还!

    女将们清理完院子里的积雪,继续练习射老鼠,倒是越来越准了。

    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还是个666结尾的吉祥号。

    靠在沙发上的牛小田,懒洋洋地接起来,“请问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是牛先生吗?”对方反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“在下道号吉元,不知道先生是否还记得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忘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倒是记得斗元道长,邪门老道,也是死对头之一。

    “鸡头山上的吉升观,想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