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“好像是……天神堂。”

    司机努力回忆,说出一个惊世骇俗的名字。

    扯淡!

    百分百不可信,流氓团伙取个龙虎啥的还差不多,叫天神堂就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“车不能让你开了,滚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转头就走,巴小玉火气很大,到底又踢了此人一脚。

    老大并没有直接回车上,而是朝着一栋斑驳的厂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巴小玉很不解,但还是快步跟了过去,不忘将平底锅举得高高的。

    厂房内,黑咕隆咚,脚步回音很大。

    牛小田打开了手机照明,很快就在一个木柜子上,发现了一个崭新的小皮箱。

    刚才,白狐发现了这个特别的箱子,第一时间告诉了牛小田,也拿不准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来!”

    巴小玉急忙冲到前面,唯恐其中有诈,再给爆了。

    端详半天,巴小玉从头上取下发夹,掰了几下,把尖锐部分*一个小孔里,一边晃动着侧耳聆听,一边用手指试探密码。

    “小玉,没想到,你还会开门撬锁的手艺。”牛小田赞道。

    “在高义帮学的,长时间不用,手生了……”

    巴小玉闭上嘴巴,手上的动作变得极为缓慢,咔嗒一声,密码锁就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人才啊!

    牛小田默默给巴小玉点了个赞,等看清箱子里的东西,立刻发出一阵开心的大笑。巴小玉笑声更大,老大无敌,低头就能捡钱!

    没错,就是钱。

    一捆捆的红钞票,码放整齐,目测超过五十万。

    给杀手们的激励奖金,生死关头,纷纷慌张跑路,没来得及拿走。

    现在就归小田哥了,算是精神补偿费吧!

    “老大,发财了!”巴小玉很激动。

    “哈哈,送上门的钱,怎么能不收。小玉,提上箱子,咱们马上离开这里。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小皮箱上并没有危险装置,巴小玉咔嚓重新合拢,拎起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很快便改为奔跑,因为白狐发来警告,杀手们正在返回。

    巴小玉会开车不假,但没有驾照,长途跋涉会被查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驾照什么车都能开不假,却从来没摸过房车。

    于是,一个指挥,一个摸索,牛小田一通鼓捣后,顺利将房车开走了。

    副驾驶的巴小玉,充当了导航员的职责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高速路,一路向前开,再没有遇到险情,直到天色破晓,才停在一处服务区内稍作休息。

    牛小田在通话记录中,找到丰万成,回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丰万成很快接了,敏感地问道:“小田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两名司机,将车开进了一处路边的破工厂,有持枪歹徒守在那里。唉,差点小命报销了。”牛小田叹气道。

    丰万成彻底惊呆了,深深吸上一口气,才凝重道:“小田,我发誓,要是我安排的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丰董,我当然信任你。就是告诉你一下,那两名司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估摸着不会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掘地三尺,我也会把他们找到的!”

    “丰董,这两人连小喽喽都算不上,只是受人胁迫而已,没必要把精力放在他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有些泄露了消息,必须要查清楚。”丰万成咬牙的声音,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“房车我还开着,路上也不敢搭车。等我到家后,再找个人给你送回去。”牛小田商议。

    “你在什么位置?”丰万成问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哪知道是什么地方,又问巴小玉,随后告之,刚过了贵茗市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一辆房车而已,你开着吧。向北一百多公里,就是花锦市。我有个朋友在那里,名叫张澜玉,可以信任,你去找他换个车牌吧,省得再被人盯上。”丰万成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丰董!”

    “唉,实在抱歉,是我保护不周,一路保重吧!”

    油箱已经加满了,牛小田重新回到车上,继续开车前行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看到了花锦市的路牌标志,右转下道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是个陌生号码,牛小田戴上*接通。

    里面传来了浑厚的男中音,很是气,“牛先生,您好。我是张澜玉,欢迎来花锦市一游,请放心,一切都会安排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添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哪里话,丰董的朋友,自然也是我的朋友。”张澜玉说得很气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短信响起,出现了一个地址。

    巴小玉连忙调整手机上的导航,房车选择甜美提示音,一路向前。

    花锦市,正如其名,繁花似锦!

    道路两旁,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,争奇斗艳,混合的香气飘进车里,令人心旷神怡,宛如置身于花海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安静的小城,高楼不多,车辆也不多,路上的行人脚步悠闲,不少拎着鸟笼子的老人。

    花锦市现在的温度,正如北方的春季,不冷不热,体感格外舒适。

    景色优美,与世无争,好地方,适合休闲养生。

    扯远了,牛小田才十八岁,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折腾,才不会安于现状。

    上午八点。

    房车穿街走巷,开到了一栋独门独院的别墅前,正是张澜玉的家。

    牛小田按了几下喇叭,就见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,穿着一套浅蓝色的休闲运动装,从里面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澜玉的个头,超过一米八,体型匀称,在他这个年纪算是很好了。

    浓眉大眼,笑起来,牙齿整齐洁白得不像话,让人怀疑,这是一口特殊加工的假牙。

    “牛先生,一路辛苦!英雄出少年啊!”张澜玉嘘呼着跟牛小田握了下手,邀请道:“两位进去随便坐,没别人,自己找吃的,再睡一觉,我先把车抓紧处理下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必气,回来再聊!”

    张澜玉说完,直接上车,利索地将房车开走了。

    “呀!皮箱还在车上呢。”巴小玉急的恨不得去追,被牛小田拦住,“自信点儿,他不会动的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稍感放心,但她很是不解,见过随便的人,却没见过张澜玉这么随便的,“老大,他这人什么毛病,头一次见面,直接让人去家里,丢了东西算谁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