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尚晨主动来电话,牛小田反而很高兴。

    老东西,也意识到了抢夺白狐的难度,改了招式,换成利诱。

    不好使!

    给多少钱,牛小田都不会放弃白狐,一起这么久了,白狐立下战功无数,是最为得力的助手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白狐都听到了,感动够呛,主动从养仙楼出来,用小爪子给牛小田*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白狐的心里也不是滋味,要是内丹还在,尚晨这样的法师想要抓它,无疑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有收仙笼也白扯,它早就跑到千里万里之外,连影都抓不到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阿生回复了消息,关于尚晨的很多内容,需要不断下拉才能看全。

    雁过留声,人过留痕,尚晨大概也没想到,他的生活轨迹,也能被人摸得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回复抱拳感谢,牛小田跟白狐一道,认真阅读。

    这些很重要,知己知彼,才能量身打造应对方案,对待尚晨这样的人物,决不能以普通杀手对待。

    尚晨,孤儿,自小被道林观收养,却不是道士,十八岁下山。

    从事过很多职业,建筑工人、餐馆厨师、纪念品商店老板等等,普通人一枚。

    后来,尚晨在罡星山下,开办了一家罡星武校,生意很兴隆,从此一帆风水,三年便让他跻身有钱人一族。

    没有罡武门,纯属尚晨自封的。

    十年前,武校关闭,尚晨又在秀林市,专门从事为人驱邪消灾的行业。

    生意更加兴隆,预约的前提下,还要等候一周到一个月不等。

    期间,尚晨来过安平县,生活了有半年之久,近一年无职业,四处旅游,足迹遍布全国各地。

    尚晨一直没结婚,甚至都没谈过恋爱,不近女色。

    养女尚奇秀,开办武校时收养,无职业,未婚,一直跟在尚晨身边。

    搞清楚了,两人是父女关系,牢不可破的搭档。

    “老大,是个男人,就没有不近女色的,这老东西一定是有病。”白狐分析得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*某种特殊*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*的零件都废了,心理也格外*。”

    白狐幸灾乐祸,也不是有心胸的,要不是碍于对方太强,还有致命法宝,早就主动去找茬了。

    那就先查一下尚晨打小长大的地方,道林观!

    搜索引擎是个好东西,牛小田输入道林观三个字,立刻出现上百条搜索记录。

    杂七杂八的消息很多,一条条翻看,很快就累得眼睛生疼。

    昔日的道林观,一山一观,藏在深山无人知。

    现如今,却是秀林市的知名旅游景点,常年人满为患,日进斗金。

    有用的信息,只有一条,道林观主修*,纯阳功,秘不外传。

    切,不就是童子功嘛!

    牛小田表示不屑,只有脑子缺根筋的,才会*这种*,等于自废武功。从此,普天下的美女,都只能当成花一样欣赏,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可以确定,尚晨主修的就是纯阳功,改良后又传给养女。

    因此,两人的体质都属于刀枪不入的级别。

    关键,收仙笼哪来的?

    嗯,是从道林观偷的。

    因此,被怀疑品行不佳的尚晨,一成年就被*撵走了,他也没回头。

    欲废其人,先废其功!

    牛小田脑中灵光一闪,有了应对方法。

    破了尚晨的童子功,一定会导致他的修为快速下降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尚晨连收仙笼都无法驱动,一切就好办了,这份送到家门口的大礼只好扭扭捏捏收下。

    耶耶!

    想想就激动。

    牛小田匆忙跳下床,打开了保险柜,谢天谢地,里面还有三张血符,并没有全部喂给鬼丫鬟。

    童子功,干净的简直不是人。

    血符,恰恰是最脏的,能够破除童子功。

    对比颜施留下的《血符经》,牛小田很快分辨出,三张符箓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血雾符,血刀符,血池符。

    赶紧背咒语,牛小田前所未有的勤奋,足足用了两个小时,才把驱使符箓的晦涩咒语,牢记于心。

    血符必须随身带着,牛小田一阵阵恶心,熏得都没睡好。

    次日,一切如常!

    牛小田接到了张棋圣的电话,盛赞尚晨这位租,棋艺不凡,大战了半个晚上,他只赢了两盘。

    牛小田开玩笑,老棋圣的位置不保喽!

    张棋圣却不以为然,这么多年,从没有博弈得如此过瘾,这才是真正的棋友。

    尚晨抢了棋圣的位置,却让张棋圣心悦诚服,何况对方出手阔绰,恨不得他能常年住着。

    而尚奇秀也不甘落后,滑雪基地里大展风头。

    最高难度的雪道上,衣着单薄的美女,宛如雪中飞燕,直冲而下,上下翻飞,吸引了不知道多少钦佩的目光。

    下棋、滑雪,只是两人太闲!

    他们志在白狐,绝不会轻言放弃,也不会在此逗留太久。

    另外,两人都是极其爱干净的另类,农家乐的饮食住宿条件,会让他们觉得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夜半!

    白狐传来消息,尚晨父女出现在围墙外面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穿衣戒备,只要他们敢闯入牛家大院,不管什么手段,都要将他们无情地击退。

    没进来!

    两人也跟其他杀手一样,装作若无其事,聊天散步,时不常还拍张夜景照片。

    聊天内容,也被白狐听到了。

    尚晨:孩子,条件苦点,再坚持几天。

    尚奇秀:爸爸,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住,每晚赶来。

    尚晨:如果那样,牛小田偷偷带着白狐跑了,可能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尚奇秀:总觉得白狐延寿的说法,不靠谱。

    尚晨:总要试一下,没有别的机会。

    父女二人,小瞧了白狐的感知能力,这也说明,他们并不是很了解兽仙一族。

    白狐如实转述对话,牛小田终于搞清了尚晨的目的。

    抓白狐,为了延寿!

    “白飞,难怪你是热门狐仙,还有让人长寿的本事。”牛小田故意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寄人篱下啊!

    白狐没好气道:“何止啊,民间谣传,狐丹泡水,每天一杯,长生不老呢!”

    “改天我也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别闹了,快把黄黄弄进来,他们要下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