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中午,

    云亦然和丰娆回来了,一个兴高采烈,一个蔫头耷脑。

    一身功夫的云亦然,滑雪水平不会太差了,丰娆勉强能滑初级雪道,还摔了若干跤,累得小脸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“小娆娆,玩得老开心了吧!”牛小田调侃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穿着大靴子,走路都腿酸,坡那么陡,好几次都大劈叉了。”丰娆摆着小手,又埋怨道:“小帅帅,说话不算数,也不陪我玩。”

    “唉,哥也想去滑雪。可惜啊,遍地是杀手,只能呆在家里!”牛小田叹口气。

    丰娆懂了,惊愕道:“那群家伙,都转移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知道就行了,我不去,你反而安全。”牛小田转脸笑了,又说:“兴旺村这地方,即便我不出门,啥都清楚,可以提供免费咨询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一派北国风光,万里雪飘。”丰娆赞了一句,又开启了话痨模式,“小帅帅,讲讲张憨子跟那头驴的故事吧!”

    “话说,兴旺村有一位奇人,名叫张憨子,独居一室,执掌江山。某一天,他去相亲,碰到了一头母驴,长得大眼睛,双眼皮,*的厚嘴唇翻着……”

    丰娆被逗得哈哈大笑,直喊肚子疼,听牛小田讲故事,比滑雪有趣多了。

    两人胡侃瞎聊,不知岁月,云亦然却在院子里,掐着腰为女将们进行武术指导,各种秘技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女将们觉得收获很大,嘴巴也都变得很甜,云姐的称呼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下午,丰娆多了个新玩伴黄黄,乖巧懂事,召之即来。

    丰娆稀罕得不得了,嚷嚷非要带走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答应,黄黄可不是普通的黄鼠狼,也就是在这个院子里,才会有呆萌表现。

    最后,牛小田谎称黄黄讨厌猫,可能会对家里的那只老猫构成威胁,丰娆只好放弃。

    “小帅帅,差点忘了,家里还让我给你捎来一样礼物呢。”丰娆来到牛小田的屋内,手里拿着个彩纸包装的小纸盒。

    不空手串门,讲究人!

    牛小田嘴里说着见外,双手已经接了过来,当面拆开,眼睛不由瞪圆了。

    小竹楼工艺品,上下三层,做工之精美,已经到了鬼斧神工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老大,是养仙楼,狐狐喜欢。”

    白狐感受到异样,立刻飘出来,虚影围着小楼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牛小田装作无意地挥手,将它给扒拉开,碍事。

    拿出量人镜,仔细欣赏起来,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高级版本的养仙楼!

    上面密布符文,线条细到看不清。

    这让牛小田不由怀疑,这是在显微镜下绘制的,或是拥有大修为者。

    经过了多重油浸火烤,小竹楼呈现玛瑙红,晶莹剔透。内部,还分出若干个房间,茶室、书房、卧房、冥想室等等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里,台上一把椅子,下面八把座椅,有点像是武侠书中的聚义厅。

    入口处,也有一块牌匾,四个小蝌蚪文,天地一隅!

    “小娆娆,这东西是哪来的?”牛小田掩饰住惊喜,打听道。

    “你救了老猫,奶奶特别开心,非要把这样东西送给你。也就是精致些,不值钱的,一点心意吧!”丰娆还有点不好意思,又补充道:“包装盒是我后配的。”

    “替我向老人家,转达由衷的感谢,祝她健康长寿,千里送竹楼,礼轻情意重。”牛小田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那个,这个竹楼,奶奶一直很宝贝的,最好别转送别人。”丰娆叮嘱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我会一直留在身边,时刻感受这份来自异乡的情谊。”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,来而不往非礼也,也送我一样礼物吧!”丰娆笑嘻嘻伸出一个小巴掌。

    给女孩子送礼物,牛小田是真不擅长,一向是以收礼为主的。

    滑雪基地有纪念品,未免太落俗,价值也太低。

    见牛小田抓耳挠腮,苦思冥想,丰娆噗嗤笑了,摆手道:“别为难了,逗你玩呢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也有存货的,你随便挑一样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过去打开保险柜,里面一堆杂七八张的东西,都是从刺猬仙的老窝里搜集来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打地鼠!”

    丰娆孩子性格,拿出打地鼠游戏机,取出小锤子敲了几下,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然后又放回去,看到了一堆首饰,诧异道:“小帅帅,够*啊,还喜欢搜集女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都是捡来的,不值钱,留着换块糖。”牛小田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枚假钻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丰娆坏笑着拿起那枚白金钻戒,用衣服擦了下,戴上右手无名指上,恰好严丝合缝:“嘻嘻,这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吧。现在的技术真是高级,火彩足可以假乱真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这可是如假包换的真钻,一克拉呢!

    值不少钱,百密一疏,就该单独放起来。

    见牛小田不吭声,头发都抓掉不少,丰娆翻了个白眼,嘟嘴道:“想多了,不代表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敬请笑纳。”牛小田松口气。

    丰娆当然看得出来,这是真钻,但以她的家境,也不稀罕。

    但牛小田送的,意义就大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小娆娆,戴着就戴着,别到处说啊,家里女人多,我这点家底子,也不够分的。”牛小田又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懂,村主任大姐会睡不着的。”丰娆哼着歌,得意洋洋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若论睡眠质量,无人能比得上安悦,那是另一种入定状态。

    “老大,狐狐强烈请求换房,一生一世追随老大。”白狐太喜欢这款养仙楼了,转来转去,吵嚷个不停。

    狐狸的誓言不可信,牛小田不满道:“白飞,太贪心了吧,你都有二层别墅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这个养仙楼不同,可以让我修行得更快,心性更加稳固。狐狐有进步,还不是更好为老大服务,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白狐现出原形,站在床上,不停地拱着小爪子,可惜挤不出眼泪来。

    养仙楼再好,牛小田也住不进去。

    熬不住白狐的磨叽,到底还是答应了,“那就先给你住,原来老宅子,就给鬼丫鬟吧!”

    “鬼丫鬟我带着,原来的给君影。”

    白狐提出个意外的建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