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狡猾程度,黄仙不逊色于狐仙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领域,狐仙一直是佼佼者。

    而,阴险程度,超过狐仙!

    毕竟狐仙都自认为挺高贵的,无须举例,身边的这位就是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只乡村狐仙,文明话都说不了几句,还总觉得自己学富五车,魅力万千。

    白狐了解的黄仙,有五种本事。

    首先就是意识攻击,也是它格外出类拔萃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一点,牛小田倒是不必担心,有*的护体灵符,攻击无效。

    至于家中的女人们,黄仙也很难得手,门窗上有驱妖符,每个人的身上也都有增强版的驱妖符,再说了,也得有机会靠近才行。

    不对,尚奇秀身上就没有,应该替她补上。

    意识攻击,当然包括意识入侵,进而控制人类行为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最担心,它会驱使外面的杀手们,展开不要命的进攻。到时候,你想不杀人都难。”白狐提醒。

    “可能性不大吧!”牛小田摆手。

    “很大!”

    “不,是很小。你听我说,它那么做,假如本老大遇害了,功劳算谁的?”

    白狐抓了抓脸,认为老大的话很有道理,涉及奖励问题,都很慎重。

    黄仙岂能将胜利的果实,拱手送给别人?

    没那么傻。

    “它可以控制百姓,百姓不知道什么奖金奖励的。”白狐又说。

    “他哪能不清楚,就凭百姓那点本事,能杀得了本老大吗?”

    “也对!”白狐点点头,又提醒道:“就怕打急眼了,它会放弃奖励,只想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最坏情况,到时候再想应对之策吧!”

    黄仙的第二项本事,驱使同类,当然也可以控制猛兽。

    自然界的狐狸,数量本就不多,还喜欢藏在深山老林里。

    但黄鼠狼就不同了,数量虽然不及老鼠,但鼓捣来百八十个,也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由此,又引来另一种攻击方式,臭屁攻击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那么多黄鼠狼一起放屁,味道该是何等浓烈。

    到时候,黄仙再搞出个旋风,聚拢成一团,一个巨大的压缩臭球迎面而来,着实非常恐怖。

    中招后,非得被臭晕不可。

    好吧,到了黄仙这种程度,它本身没有臭屁了。

    对付这一招,可以紧闭门窗,不让气息透进来,或者干脆使用狂风符,直接将臭味吹散。

    至于控制猛兽,也没个卵用,黄仙只能控制一只。

    黑子勇猛无敌,连狼王都战败了,即便来一只老虎,也未必就打输了。

    黄仙第三种本事,挖洞!

    虽然不如鼠仙,但也是这方面的高手,院墙形同虚设,它可以随意跳进来,也可以挖洞进入,条条大路通大院。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直乐,就怕黄仙不来,收仙笼在手,只要这货敢靠近,那就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第四种本事,内丹攻击。

    即便牛小田到了真武四层,如果被内丹击中,受伤难免。

    当然,黄仙轻易不会使用内丹,一旦失手,它就是现在的白狐,只能放弃内丹,逃亡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最后一项本事,也最为恐怖,黄云压顶!

    当黄仙拼尽修为,可以制造一块黄云,猛烈攻击对手。

    黄云能让对手行动缓慢,意识混乱,消耗修为,黄仙便能够占据先机,一击致命。

    “这是法术!”牛小田蹙眉。

    “兽仙会法术,也不奇怪,刺猬扎扎就会土遁术,蛇仙会远程投毒。”

    “你咋啥法术都不会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“嗯?”白狐一怔,嘻嘻笑了,故作娇羞状,“老大,你咋忘了,咱会魅术啊,无敌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说得没错,那名叫凌风的灵仙,魅术就超级强大,没有哪个女人能扛得住。

    身边的这只白狐,如果能化作人形,随便抛几个电眼,男人们都会浑身颤抖,跪倒在它的狐狸裙下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关于黄仙的描述,跟白狐所讲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黄云压顶,称之为黄雾迷踪。

    具体解释为,黄仙在*过程中,将污浊之气炼化成含有法力的雾气,其形状如云,可困住对手,借以逃生。

    类似乌贼喷墨汁!

    是逃生手段,当然也能用作攻击手段,就要看谁更强。

    如今的牛老大,早已今非昔比,家底子丰厚。

    对付这只黄仙,牛小田也有上中下三策,扒拉着手指头,用意念讲给这只看似虚心倾听的狐狸。

    上策,使用收仙笼,抓黄仙,严刑拷打,逼问出内幕后,杀之取丹。

    中策,使用穿心针,直接灭杀,夺内丹。

    下策,使用移灵法阵,将它转移到天涯海角,吓得它不敢再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牛逼,狐狐无忧也!”白狐使劲拍着小爪子,继而又掩面叹息,“真担心,哪天兽仙们会联合起来,非要弄死我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怕个屁,本老大会保护你,谁来干掉谁!”牛小田下巴抬得老高,傲视群仙。

    执草*!

    牛小田决定不用,就是要让黄仙探查到自己,垂涎欲滴,才会登门送丹。

    如果它突然出现在屋里,那就再好不过,直接无情灭杀,估计这货不会干这种傻事儿。

    嗯,穿心针时刻要带在身上,琢磨半天,放在耳朵里最合适。

    可惜不是金箍棒,无法吹口气,变大变小。

    君影释放气息探查,盖世捷的房车,还是停在中心小广场的附近,那只黄仙现出原形,趴在车上假寐。

    直线距离,超过二百多米。

    白狐断定,黄仙正在探查牛家大院,感知力能覆盖这么远。

    常年吞服化气丹的白狐,不会被发现,否则,一定会引起这只黄仙的高度警觉。

    防备必须有,牛小田背着手,来到尚奇秀的房间。

    巴小玉也在,两女连忙坐起来,恭敬地喊了声老大。

    “身体有啥不适应的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拉肚子,总跑茅房,腿有点软。”巴小玉汇报,下意识看了看桌上的卫生纸,都快用光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好,去茅房的次数不多。”尚奇秀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这是正常反应,每一次进阶,都是身体系统的更新换代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给了两人定心丸,又说:“秀儿,为以防不测,还得在你身上刺两道符。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