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灵眼、摄魂眼!

    还长在同一张脸上,几乎不能再牛了!

    难怪能被法门居相中。

    曾经的死又生,就拥有一只通灵眼,能够发现兽仙的踪迹,还能不小的攻击力,吓得白狐几乎不敢出门。

    这次也一样,白狐果然现身而出,拱着小爪子惭愧道:“老大,万老太不但是*师,还有通灵眼,狐狐只怕帮不上忙了!”

    “没说让你帮忙,平时帮着瞎参谋下就行。”牛小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一定尽心尽力,帮老大出谋划策。”

    白狐赔笑。

    通灵眼针对兽仙等灵体,摄魂眼就更恐怖了!

    能看到一个人的灵魂,并且具有抽取能力,轻则失魂落魄,重则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所以,南宫燕才敢傲气地宣称,老祖宗出马,从不失手!

    “老大,狐狐认为,你不用害怕摄魂眼。”

    “咱四层修为,抽取魂魄也不容易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照样能影响神识!”白狐笑着摆摆小爪子,又说:“老大不怕,是因为上次解决了本的问题,一般人动不了老大的魂魄。”

    懂了!

    上次因为苍源的攻击,牛老大在自己身上,施展了固魂不惊的法术,没想到,这次又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就不怕老太太的贼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觉得放松了不少,忽然哈哈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“老大,笑啥啊?”白狐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万老太施展怪眼的时候,会不会闭上另一只,闭左眼,闭右眼,来回眨眼,也太搞笑了吧!”牛小田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白狐再次扶额,内心一阵凄凉的小风吹过。

    终于深刻意识到,老大才十九岁,心性很不成熟,这种表现,真像是个淘气没长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等牛小田笑够了,白狐这才提醒道:“老大,符阵比眼睛更可怕!”

    对,

    符阵的攻击力,甚至还在风水法阵之上,而且立竿见影,防范的难度相当大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!

    符阵,就是用符箓形成的法阵,按照一定精确位置排列,同时启动,攻击点往往锁定在中心处。

    这就不难理解,万花此行带来这么多人,就是为了构建符阵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上记录的符阵,至少上千种,品类繁多,涉及面非常大。

    也有规律!

    构建符阵,至少四人起,有六人、八人、十六人、三十二人、三十六人等等!

    甚至最高级的符阵,用到了一百零八人。

    使用人数越多,符阵的杀伤力就越大。

    为此,万花做足了准备,一百零八太多了,但估摸着,也会构建三十六人的符阵。

    当初,牛小田用四美构建的简陋版四象困妖阵,成功抓到了宫桂枝,就跟符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应对符阵威胁,也有方法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提供了两种,一是瞬移,二是构建七星阵。

    符阵启动时,瞬间离开中心处,可让攻击落空。

    瞬移是不可能瞬移的。

    这项本事,至少要到真武七层才能*。否则,强行瞬移,人就散架了,能留下满地的碎零件那就是高手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,可能是粉末。

    构建七星阵,就是抵挡一下符阵的攻击,然后快跑,离开中心点。

    真得感谢苍源,提供了重要信息,能让小田哥有所防备。

    当然,万花的本事,绝不止眼睛和符阵,还是静观其变,见招拆招!

    马上设置七星阵。

    这是防御类的符阵,七张星斗符,按照北斗七星的排列规律,置于头顶上方即可。

    金符、银符不舍得用,一旦遭到攻击,指定就废了,太可惜。

    找来普通符纸,牛小田立刻绘制星斗符,聚精会神,没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忙乎了半个小时,符文上有微光亮起,生效了!

    随后,牛小田一次次腾空而起,将七张星斗符,用胶水贴在了棚顶之上,摆出斗柄向东的北斗七星形状。

    春天了嘛!

    斗柄当然朝东。

    唉!好好的屋子,抬头就是七张黄纸符,拉低档次啊。

    晚饭后,

    安悦来到牛小田的房间,看那掩饰不住的笑容,就知道得了大便宜,忙不迭的就想来显摆。

    “悦悦,是不是捡到宝了?”牛小田翻了翻眼皮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丰野集团那边来电话了,本人的薪水定下来了,即日起生效。”安悦开心之余,还推了牛小田一把。

    余光总觉得有点别扭,安悦找了一圈,最后抬头看见棚顶的七张符纸,不禁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还是没多说。

    牛小田是个术士,就喜欢鼓捣这些古怪的东西,关键,说了也不会听。

    “我猜猜,一个月得好几大万吧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多,每月五万!”

    安悦坏笑着眨眨眼,让牛小田靠里点,不见外地在床上躺下来。

    原本趴在枕头上的虚影白狐,恼火地张牙舞爪威胁了片刻,还是回了养仙楼。

    “行啊,这么快就跟本人的薪资拉平了!”牛小田带着点酸气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,我整天忙成狗,你多悠闲。”

    那是安悦不清楚,小田哥要面对多难缠、多凶恶的敌人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如果能安安稳稳的上班赚钱,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“那就恭喜大悦悦了,赚了钱,记得多给家里添置点东西。特别是换季了,我还没新衣服呢!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,还有,养车的费用我负责了!对了,我还享受年薪呢。”安悦话题一转。

    “咋还重复发啊?”

    “怪我没说清楚,是年薪制,年终考核再发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年终发点奖金,几万块撑死了!”看安悦脸上得意之色更浓,牛小田又试探道:“几十万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有点撑人,总经理的年薪是,二百八十万!”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还真不少,妥妥的高薪高管!

    “悦悦,发财了,可别忘了火炕上的情义啊!”牛小田侧身抱拳,可怜巴巴。

    安悦又是一阵大笑,继而撇嘴道:“切,别装了,你躺在家里,收租就三百多万,试问谁能比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收入稳定啊。我那租户,嘿嘿,哪天拍拍*走了也难说。”牛小田嘿嘿一笑,心里痒得不行,嘿嘿又问:“本人作为董事长,年薪怎么不得三百万?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