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担心也没用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“鼠仙死了,也活不过来,真有那一天,临时再想辙吧!”

    “跟着老大,狐狐真要把天下兽仙,都得罪遍了!”白狐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后悔了?”牛小田斜眼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后悔,这是一段*燃烧的岁月,奋勇向前,再创辉煌,耶!”白狐举起小爪子,给自己鼓劲。

    如何处理鼠仙的魂魄?

    当然是干掉。

    何况老鼠洞毁了,真身也灭了,梁子都结下了,哪还有握手言和的余地。

    只能将仇恨进行到底,哪能留着它去给灵仙伴侣报信。

    白狐回了养仙楼,冲散鼠仙魂魄后,这才出来,趴在牛老大枕边睡觉。

    听着海浪动听的声音,牛小田睡得格外香甜,只可惜没有了梦境,少了人生的一大乐事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大家整理完毕,开上房车,直奔顺吉市海港码头。

    远远的,就看见了吉祥号豪华游轮,真是阔气,居然有七层,完全是一座移动的海上楼房。

    资料显示,

    吉祥号之上,不但有商场、酒楼、游戏厅、舞厅等餐饮娱乐设施,还有大型的水族馆,养了很多海洋生物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海智船长通了电话,他亲自下船来迎接。

    这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,方头阔脸,颇有英气,腰杆格外笔直,一看就是经历过戎马生涯,军人出身。

    跟牛小田握手寒暄后,两辆房车,顺利放行,通过长长的铁板桥,开到了游轮上。

    又经过一个带坡度的通道,固定好以后,存放在下方的货舱里。

    海智带着大家,沿着楼梯一路步行,来到顶层的天台。

    船头位置,有个向下的楼梯,走下去,是个独立的空间,相邻的八个房间,就是大家的住所。

    真不错,只要关闭上面的小门,就没人能进来打扰。

    黄平野如此安排,当然也有深意。

    牛小田就是行走的灾星,尽最大可能,保证他的旅途安全。

    房间的环境,虽然不如五星级酒店,但也足够宽敞明亮,纤尘不染。

    大家稍作休息,便相约来到楼顶的天台,各种欢呼雀跃,蓝天碧海,各种拍照留念,俯瞰下方的人群,正在陆续检票登船。

    “小田,咱们合个影!”

    安悦拉住牛小田,将手机塞给了夏花,两个立刻都摆出剪刀手,留下了一连串的照片。

    受到安悦启发,大家也纷纷过来合影留念。

    单独合影后,又是混合拍。

    一家人的大合照,不能少!

    谁来拍照?

    都不想去!

    牛小田将手机往空中一抛,居然就固定在不远处的半空中。

    老*力非凡,大家习以为常,也不觉得惊奇,纷纷将牛小田围住。

    安悦自然是靠得最近的那个,笑容灿烂无比。

    只有尚奇秀看出端倪,拍照的,当然是隐身的白狐。

    不过,慢吞吞的,直到安悦的笑容开始僵硬,这才摁下快门。

    伴随游纷纷登船,这里就成了拍照打卡的圣地。

    牛家军撤离回房间,等着游轮启动,驶向茫茫无际的大海。

    安悦发了个朋友圈,配文,一颗红心。

    附两张照片,游轮全景,跟牛小田合影。

    很快,林英点赞,牛小田也点了一个,女将们零星点了两个赞。

    殊不知,安悦朋友圈可见名单,也只是他们几个而已。

    隔音效果很棒,听不到上方的脚步声,刷了会儿手机,身下开始动了,游轮开始启航,离开了港口。

    这时,牛小田的手机响了,存储的号码显示,正是柏寒。

    “哟!柏先生,哪阵风把你的信号给吹来了。”牛小田拿腔撇调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吉祥号不错,想祝你旅途愉快!”柏寒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听到你的声音,就觉得不那么愉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感到荣幸,很少有人能听到本人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问候,还有啥指示?”

    想到黄平野的叮嘱,牛小田尽量压着火气,没有开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最近最火的那部影片吗?”柏寒问。

    “哪部啊?”

    “查一下票房纪录,我有投资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电影院,平时看的电影,都是免费的。你说的那部,很可能还没出盗版,盗亦有道,枪版的我可不看,不清晰,影响观看感受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还真是个讲究人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滴啊!”

    柏寒聊家常一般,又说了句祝旅途愉快,然后就挂了。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莫名其妙,这货难道说良心发现了,不准备跟本老大一直斗下去了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龙虎必杀令,从没有撤回的,暂停都是破例了。

    带着好奇,牛小田还是搜索下票房排行榜,重点关注前三。

    看到影片的名字,鼻子立刻气歪了。

    《长眠深海》,外国片子!

    尼玛,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这是多恶意的诅咒。

    游轮已经开走,当然不可能再回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对着手机,骂了一通柏寒后,也不在意,要是诅咒有效,老子早就死几万回了,哪还能如此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游轮进入深海,牛小田背着手,又到上面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,都是一望无际的海水。

    海面上,似有一层雾气,更显得烟波浩渺,无尽壮阔。

    牛小田用身体挡住四周的目光,白狐现身而出,蹲在栏杆上,赞叹道:“啊!大海,你可真大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被逗得哈哈大笑,不由道:“白飞,你这词汇,也太贫乏了吧!”

    “那就整点文雅的,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!”

    “就没有原创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咱哪是那块料。”白狐建议,“老大,可以让玲珑做首诗,管保够水平,老大可以拿出去显摆。”

    “抄袭,这跟小偷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说笑,白狐突然警觉道:“老大,五楼好像住着一名法师,正在盘腿打坐。”

    居然有法师上船了!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一惊,再看四周的茫茫大海,不那么美好了,似乎蕴藏着无限杀机。

    四面水,抬头一面天!

    确实没有比大海更适合行凶的地方,真有危险,除了游轮上的空间,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逃。

    “这法师啥水平?”牛小田蹙眉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低,从气息判断,至少不逊色于苍源。”白狐仔细感受,给出了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