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牛小田怦然心动,灵仙想要寻找的东西,一定极其珍贵,世间难得一遇。

    但是,可是,然而……

    没可能抢得过灵仙,胡思乱想没有用。

    还是要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又有大量游,在无节操导游的怂恿下,为了所谓的各种优惠福利,留在了东阳小镇。

    游轮,依然是满员状态,杀手数量达到了三分之二!

    牛小田有理由相信,下一个景点,百鸟湾过后,船上除了工作人员,就没有真正的游了。

    嘿嘿,全是杀手的一艘游轮,也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呼叫小田!”佘灿莲发来消息。

    “小田收到!”

    牛小田乐呵呵回复,“姐姐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“又来法师啦!”

    “几个?”

    “一个,水平不低,快有内丹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命不息,斗争不止。”牛小田发了个奋斗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不管,看你能不能熬得住。”佘灿莲捂嘴笑。

    不能不管,牛小田抛出橄榄枝,“必须熬住!还要回去给姐姐种雷脉草。”

    “又想勾引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好好活着,拜拜!”佘灿莲结束了聊天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眉头不由皱起,灵仙退出,事情就有那么点不对头了。

    这名法师,让佘灿莲都畏缩的本事,不只是即将有内丹,一定还有其他原因。

    晚餐过后,龙潜面色凝重,来到牛小田的房间里,揭开谜底。

    这名登船的法师,叫做雷东鸣,在修行圈可谓名气不小。

    修为不低只是其一,关键是,他*的是雷系*,破坏力非常强大。

    此人性情高傲,独来独往,自称斩妖除魔,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难怪佘灿莲不想参与,是畏惧对方身上的雷电之能。

    难说此人就带着暴雷球一类的宝贝,足以造成毁灭性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此人,恰好遇到,便跟他深聊了一番。”龙潜道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奔着我来的吧!”牛小田轻笑。

    “没错,他对此也不隐瞒,费尽口舌劝说半天,徒劳无功。没想到,他居然如此固执,不通世事。”龙潜遗憾摇头。

    “大师费心了,他说没说,杀了我,给的奖励是什么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说杀你,只说你傲慢成性,必须予以惩戒。没有酬劳,只是路见不平而已。”龙潜说完也笑了,明显是谎话连篇。

    “随便他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又说:“我估计,他应该有把柄,被人抓住了,不得不听从调遣。”

    苍源就是这种情况,小孙子被人控制,一代宗师,孤零零地来到兴旺村找茬,还差点丢了命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如此猜测,所以说,做人当存正气,有些事不可为,否则遗祸无穷。”龙潜感慨。

    龙潜有资本这么说,他向来凭本事吃饭,从不趋炎附势,傲然自立,无人能要挟他。

    人人都能学龙潜,天下就太平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,这人都有啥独门功夫?”

    牛小田更关心此事,嘴上不在意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    “法术不提,千变万化,总与电闪雷鸣有关。记住一点,切莫让他的手掌拍到你,其贯雷掌威力不小,体表不留伤痕,五脏已经被击碎了。”龙潜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!”

    “无须气,你我虽萍水相逢,但脾气相投,已如莫逆之交。”龙潜说完,转身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雷东鸣!

    不管他有什么隐情,想要攻击本老大,必须予以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他的雷系*,确实非常讨厌,不光是佘灿莲忌惮,白狐更是不敢冒头,只能躲在收灵空间里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这不,憋出一个馊主意来,“老大,闭而不战,也是个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屁话,是我想躲就能躲起来的吗,敌人一定会攻打城门。”牛小田鄙夷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见解独到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多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武功,无快不破,对决之时,老大一定要占据先机,才能一招制胜。”白狐继续出主意。

    “还是废话!”

    “符阵可行,只要控制他零点一秒,老大就能打他个焦头烂额,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够快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一定是那个最快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啊。咦,这话怎么听着别扭?”

    不过,白狐提供的这个方法,可以考虑!

    女将们都来了,可以构建平地惊雷的符阵。

    看谁的雷电更强。

    至于雷东鸣独门的贯雷掌,也不算个球,牛小田自然不会让他靠近半米处。

    最坏的情况,使用穿心针,直接灭杀雷东鸣,从此让他万事无忧。

    放出君影,探查船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名法师,正在跟船长聊天,就是雷东鸣无疑。

    另外,船上部分游,正在换房中,正常的游,都被集中到船尾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什么理由?

    白狐听到了,今晚可能有暴风雨,船头位置震荡更猛烈。

    这就是胡说八道了,

    但游必须听船长的安排,虽然带着情绪,还是照办。

    没换房的,只有三位,龙潜、龙茱和佘灿莲,根本不理这个茬。

    年富力如此安排,当然是为了方便雷东鸣行动,动静太大,影响游休息,会产生大量投诉,换房的杀手们心怀不轨,当然不在乎。

    敌人行动,我方也要行动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咒语重新发动无敌群里,让大家抓紧背下来,然后去船顶练习符阵。

    之前有背诵基础,女将们很快就想起来了,纷纷打起精神,立刻去了空无一人的上方平台,抓紧熟练站位。

    夜色,

    越来越浓!

    晚上十点,夜空中乌云密布,风声也停了,但牛小田推算,并没有大雨。

    白狐汇报消息,雷东鸣住进了隔壁房间里。

    此人年近六十,身高一米九,背阔腰圆,黑漆漆的脸庞,鼻直口方,倒也颇有英气。

    可惜不走正道,白瞎了一幅好皮囊。

    进屋后,雷东鸣先去洗了脸,又整理下发型,这才抱着膀,面壁而立,仿佛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的耳朵在动,应该是听动静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隔着墙就能听到,耳力倒也不俗,那就让他听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呵呵一笑,拿起手机,找到放屁声的音效,开启循环播放模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