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没起床,丰铎也太懒了!

    也不能这么说,小田哥平日里,也经常晚睡晚起。

    “我,牛小田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兄弟啊,到家了吗?我正想让小妹问问呢!”丰铎语速很快,听起来很心虚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在路上,出来一趟,总要玩得痛快!”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绕弯子,直接问道:“二哥,你是不是把我给出卖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啊,出卖什么?”丰铎慌乱道。

    “别瞒着,蛊虫找到了我,多半跟你有关。”牛小田火有点大,声音也大了几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词烧脑,直说不更好?”牛小田冷哼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对我有救命之恩,这点可不敢忘。但是,我也是情非得已,真被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丰铎带着哭腔,还是坦白了。

    从源水山庄返回,时隔一天,苗夜娜就在办公室里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变得更丑了,麻子脸,斗鸡眼歪嘴巴,声称都是丰铎害得,八百万也不能弥补这份由内到外的创伤。

    丰铎吓尿了裤子,不是差点儿,是真尿了。

    于是,连声哀求,大错铸成,无法更改,可以再给八百万去整容。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苗夜娜非要那只食髓蛊,表情狰狞,就像是头要吃人的怪兽。

    怂包丰铎,抖成虚影,坦白了事情经过,是牛小田带他去见苍源,处理了蛊虫,而那只蛊虫是死是活,真心不清楚。

    骂了几句渣男,苗夜娜摔门而去!

    怕被父亲责备,丰铎没敢跟家人说,苗夜娜也没有再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对不住啊,我真是怕她。唉,当时在床上,挺温柔的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挂断手机,不想听了。

    丰铎到底是凡人一枚,抗压能力太差,指望他临危不惧,守口如瓶,根本没可能。

    狐参谋说得对,不该参与这场是非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还得怪面前的龙老头。

    将通话内容,转述给龙潜。

    龙大师认为,丰铎不会再被种蛊。

    因为,苗夜娜更担心再次失去蛊虫。

    这名蛊女,应该一直在跟踪房车,做事非常隐蔽,没露出丝毫痕迹,拥有丰富的追踪经验。

    分析没错,如果距离较近,驾驶座上的白狐,一定能有所发觉。

    “大师,我不太明白,这女人要蛊虫,不该找苍源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方面,苍源是泰斗级别,怕是不敢招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挑软柿子捏。

    这就大错特错了,小田哥恰恰是最难啃的那块硬骨头,也不打听打听,多少高手泪洒兴旺村。

    龙潜也不怕,区区蛊虫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要说有那么点担心,那就是巫术,倒也是自成一派,变化多端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

    两辆房车,驶入聚龙山境内。

    高山连绵,一眼望不到边,林海茫茫,更有险峰处处,非常壮观。

    对比之下,兴旺村附近的山脉,更像是温柔的曲线。

    沿着山下的路,行驶了一个小时,进入一条可以行车的小路,又开了一阵子,聚龙山庄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群山环抱,一片安宁的净土,约有千亩,矗立着几十座二层小楼。

    没有人迎接,龙潜低调务实,不喜欢搞排场。

    下车后,龙潜笑问:“小田,觉得我这里风水如何?”

    “龙首之地,藏风纳水,财富不缺,修行圣地。”牛小田恭维道。

    “财富不缺,但我教导家人弟子,人生短暂,修行第一,莫要被红尘迷了双眼。”龙潜背手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的境界,咱自愧不如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的时运,也是我所羡慕不来的。”龙潜大笑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,牛小田就觉得格外放松,一路跟龙潜说笑着,进入到山庄之内。

    万花喜欢种花,龙潜更喜欢种树,以松柏为主,形成了一片片的小树林,特意剪掉了树冠,都只有五米多高。

    佩服!

    这些松柏,精心布置后,形成天然的风水法阵。

    因为牛小田一行人的到来,法阵并没有启动。

    否则,这里会有雾气屏障,任何人类和灵体,休想窥探龙大师的生活,入侵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非一日之功,龙潜为了山庄安全,做出了经年累月的努力。

    山庄内,也停着些车辆,并没有豪车。

    路况不好的缘故!

    龙潜的待之所,位于西北的一座小楼,途中遇到弟子们,都是恭恭敬敬施礼,很有教养的样子。

    龙茱成了领队,傲气地给大家介绍,女将们由她安排住所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,一栋小楼内,又摆起了两桌麻将。

    龙潜只有一个儿子,出门办事了,不在山庄里。

    有三个女儿,连同女婿也都住在这里,听闻龙潜归来,纷纷过来请安。

    施礼,欢迎牛先生!

    牛先生还礼,多多打扰!

    一圈下来,牛小田都觉得自己像是个机器人,这么多的礼节,好可怕。

    好在山泉水泡的香茶,口感绵软醇香,解渴又解乏,牛小田一口气干了三杯,精神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喵星,出去玩吧!”牛小田抬抬手。

    喵星坐在地上没动。

    龙潜笑道:“灵猫请放心,没有我的安排,无人敢伤害你分毫。”

    拱了拱爪子,喵星这才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狐不放心,也掠出收灵空间,化作虚影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此刻,龙潜已经启动了风水法阵,山庄上空,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如果从上空看,雾气会很浓郁,难以窥探其中真面目。

    喵星感受到了,并没有离开山庄,怕出去回不来,只是树林中自由地奔跑。

    山庄里,种了很多药材!

    白狐忍住了口水,也忍住了贪心,没有冲过去狂*华。

    那样会给老大造成没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聊天场所,从车上换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此处很安全,牛小田第一次,问起了敏感话题。

    “龙大师,你对法门居有了解吗?”

    龙潜沉吟半晌,点头道:“知道一些,万花便是法门居成员,却只负责养育那只猫仙。所以,喵天对法门居极其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万奶奶的工作很悠闲嘛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都有点羡慕,回报率感觉很高的样子。

    龙潜摆摆手,微微叹息,“并非如此,一入法门深似海,生死皆身不由己。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