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走来,龙潜跟牛小田成为莫逆的忘年交,丝毫也不隐瞒。

    详细讲述了他所了解的法门居,也是从流传的只言片语中,汇总而来。

    创始人,济世灵君,徒有其名,没有任何济世之举,反而很*。

    怀疑是一只神通不逊色神灵的大妖。

    据说,对外形象是一个绝色无双的超级美女,美到勾魂夺魄的那种。

    加入法门居,必须发下重誓,不能泄露任何秘密。

    泄露零星秘密的,多半使用暗语,以很隐晦的表达方式,唯恐被发现,遭受严厉的惩罚。

    其实,即便是组织成员,真正了解内部结构的也不多。

    法门居有多少骨干成员,没人知道,可能屈指可数,也可能遍布天下。

    这些成员都什么来历,没人知道,可能是贩夫走卒,也可能是商界大佬。

    他们只有一个信念,信法门,得永生!

    其组织必然很庞大,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。

    法门居,收拢异能人士,术士、法师、巫师、修士等等,只怕还有数量不菲的灵仙、灵鬼,甚至鬼仙、人仙。

    比如,苍源、佘灿莲、雷东鸣等等,都可能是其中一员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,法门居不收鼠仙。

    创始人可能有洁癖,看到老鼠就不舒服,正因如此,万花才敢大张旗鼓地收拾那只灵仙毛乘云。

    法门居也经营生意,出售符箓、丹药等等,早就富可敌国。

    时不常也会搞出点动静,彰显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万不可正面招惹法门居,否则,祸患无穷,难寻安身立命之所。”龙潜郑重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从一张符箓上,才知道有这么个组织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,万花双眼快瞎了,才加入法门居,几瓶丹药,得以保存至今。”龙潜又是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“两位好像认识很久了?”牛小田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原本,她是我的红颜知己,因为道不同,此后多年素无往来。”龙潜没隐瞒。

    “大师高义,法门居没来拉拢你吗?”

    牛小田打听,龙潜名气很大,法门居不该错过的。

    “来过一名鬼仙,自称法门特使,以一枚补天丹为条件,邀我加入法门居。我没答应,不想与邪道为伍,特使也没勉强,只是提醒,不要说出此事。”

    补天丹何其珍贵,超凡入圣的首选,三百年寿元妥妥,二般人都难以拒绝这等*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对龙潜心生敬意,换做是自己,都未必能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“大师,后悔吗?”

    “不后悔!”

    龙潜摇头,又说:“在我看来,法门居早晚惑乱天下,将这个世界,打造成他们的修道场,也可能是修罗场。”

    没有比这更大的野心!

    不寒而栗!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正义之士,戳穿他们的阴谋,揭竿而起,奋起抗争吗?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简单!”

    龙潜直摆手,“你可能没注意到,七品叶以上的灵参,找不到了,也包括很多珍稀的灵草。我怀疑,都被法门居收入囊中,修行者难有进步,自顾不暇,哪敢对抗这样的组织。”

    万花也说过类似的话,市面上找不到七品叶以上的野山参,才对必杀令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“这就没辙了!人家掌握资源,只会越来越强大。”牛小田摊摊手。

    “就是如此,我还有十年寿元,时光匆匆,如白驹过隙,过眼云烟,回首也是碌碌无为,空悲叹!”龙潜无限感慨。

    老吾老以及人之老!

    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里痛了一下,纠结好半天,还是从双肩包里,拿出玉生盒。

    打开后,隔着桌子,推到龙潜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!云灵须!”

    龙潜惊呼出声,眼中立刻出现了异样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其实呢,我早就得到了这玩意,不好意思,贪心不足,一直没跟你说。”牛小田讪笑着挠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这样的宝贝,人人都想据为己有。小田,从何处得来的?”龙潜兴奋追问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你可以不信。佘灿莲提前去了明心岛,把云灵须给采走了。我呢,给她柔情*,帮着她蜕皮,它就把云灵须送给了我。当然,这都是咱俩一起探宝后来发生的事情。”牛小田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我信!”

    龙潜点头,灵仙做到这一点,丝毫无难度,接着赞道:“与其说你运气好,不如说胸怀开阔,才换来朋友遍地,机遇更多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下,龙潜搓着手道:“小田,云灵须无价之宝,我不该开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还年轻,云灵须就送给大师,争取跨过寿元这个坎!”

    “小田,你……”

    龙潜哽咽了,眼中现出了泪光,半晌道:“终难敌私心,惭愧。小田,我就收下了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嘴上不介意,牛小田心里还是挺不舒服,这老头,就不懂得推让一下,或者一人一半也行啊!

    “待我凑齐材料,炼制补天丹,届时,定然与小友分享,决不食言!”龙潜郑重地拍拍胸脯。

    龙潜的炼药水平,肯定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起来,等个现成的补天丹,不香吗,比自己忙活要好!

    龙潜激动地收起云灵须,又邀请牛小田,到园子里到处走走。

    聚龙山庄,安静得太不像话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抓紧每一寸光阴,刻苦修行,提升自我。

    除了某个小楼里,传出哗啦啦的麻将声,女孩子的吵嚷声,以及肆无忌惮的笑声,才让这里有了点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“大师,我这人不懂管理,她们跟着我,散漫成性,到哪里都搅扰安宁。”牛小田自嘲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龙潜摆手,“看得出来,她们都对你忠心耿耿,却也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孤儿群体,抱团取暖,彼此真诚,如同家人!”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,她们都有强行提升的痕迹,待我给你个药方,平衡一下阴阳气血,以免出现偏差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!”

    “气了,今后,我也视你为家人。”龙潜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散步,来到东北方的一片树林。

    种植的全部是松树,粗细一致,整体圆形,中间一条羊肠小道,呈现之字形,还有两个小亭子。

    嗯,有点太极图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入口一块牌子,三个大字,参玄林!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