咋感觉很熟悉呢!

    牛小田绞尽脑汁,总算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在海岩镇的那块望海石上,小田哥面朝大海,诗兴大发,振臂一呼:望海石上望远海。

    龙潜对下联:参玄林中参至玄。

    原来,真有参玄林这个地方,就位于潜龙山庄之内。

    龙潜背着手,走在林中,感慨道:“我常来此地,仰望星辰流转,虽身在红尘,却犹觉游离在外,所知所见,皆是渺小,倍感生命无常。”

    大师的话,总是这么深奥和晦涩,思想境界难以企及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琢磨其中含义,嘿嘿笑道:“我就觉得,有吃有喝有朋友,生活开心自在,别无所求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沌沌兮如婴儿之未孩,也是高境界。”龙潜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大师,龙血戒还给你!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就要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,却被龙潜轻轻摁住,说道:“此物就送给你吧,灵仙出没,行踪难定,尚可防身!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太贵重。”牛小田推辞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一事,想要求你,只是难以启齿。”龙潜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关系,有事儿您说话,能办到的绝不推辞。”牛小田拍拍胸脯。

    “你把茱儿带走吧,她命带灾星,在外则安。茱儿顽劣,好惹是非,我思来想去,唯有你可以信赖。”龙潜恳切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愣住了,忽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龙潜一路跟随,各种谦让,考察自己的品行,就为了这件事儿!

    龙茱,文化水平垫底,又没有绝色,武功一般般,还口无遮拦,不懂礼数,百无一用。

    唯有可圈可点的,就是龙潜的亲孙女,根红苗正。

    看牛小田*,龙潜又说:“茱儿到你那里,必须听你管理,可打可骂可罚,我绝无半句责怪。”

    闹呢?

    不能打,不能骂,更不能罚!

    像是请了个祖宗。

    牛小田挠着后脑勺,解释道:“我那里就一个院子,房间也不够住,实在怕委屈了茱儿。”

    “与人同住,沙发或者地下搭个铺位,都可以!”

    龙潜很坚持,又说:“涉及茱儿的一应费用,我皆可以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龙大师,你就这一个孙女,从小养在身边,真舍得啊?”牛小田盼望龙潜改变心思。

    龙潜眼圈微红,背手道:“正因不舍,才为为她找个好去处。茱儿虽从小跟着我,但我所听她的笑声,倒不如这一路的多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支个麻将桌就开心啦!

    话不能这么说,到了这个份上,牛小田没法不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让茱儿到我那里,先生活一段时间。对了,她的父母能答应吗?”牛小田抱着最后一丝侥幸。

    “我说得算!”龙潜很霸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茱儿不辞而别,您不会怪我吧?”

    “我的话,茱儿会听,真要是那样,就当没这个孩子!”龙潜板起面孔,颇有威严。

    “大师放心,我会让大家多照顾她,尽快融入大家庭中。”

    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小田,莫要纵容茱儿,让其恶习更甚。若能培养成材,则是龙家之大幸。”龙潜拱手。

    “尽我所能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随口敷衍,心里想的是,你这个当爷爷的宗师,都没教育好,现在推给我,还期待发生奇迹,能给多少钱?

    哦,不,现实吗?

    终于,龙潜开心笑了,笑声十分爽朗,终于解决了一块心病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小亭子坐下来,龙潜又从衣兜里,取出一块白色的绢布,笑着放在牛小田的手里。

    展开一看,牛小田啼笑皆非,但还是高高兴兴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潜龙密令!

    龙茱,你必须听命于牛小田,若有违抗,逐出家族,永断亲情,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落款,龙潜。

    还画了个红色的章,一条盘曲的龙。

    写在白布上,就是怕揉烂了,失去密令的作用。

    小丫头,敢不听话,到时候,小田哥拿出这份密令,就问你怕不怕!

    身在参玄林中,牛小田也没感到有啥玄妙,只是觉得格外幽静,身心放松,很想躺下来睡一觉。

    夕阳沉下山巅,两人重新回到屋内。

    晚餐很简单,四个素菜,里面混杂着珍贵药材,味道一般,却有补益作用,也是市面上吃不到的。

    头号贵宾牛小田,享受了特别照顾,可以跟龙潜住在同一栋小楼里。

    喵星没回来,白狐报告,这货更喜欢住在树林里,躺在树杈上,那就随便它吧!

    聚龙山庄,景色不多。

    期间有人来求助,龙潜也是派人去处理,每日陪着牛小田,坐而论道,走着论道,吃饭也论道。

    耳朵都起了茧子,牛小田熬不住了。

    勉强停留了三天,便提出告辞,打道回府,重返兴旺村。

    龙潜给了平衡阴阳气血的药方,称之为全真丹,并提供熬制所需的药材,数量之多,将铺位下方都塞满了。

    听从爷爷的安排,龙茱跟随前往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小丫头,非但没有恋恋不舍,反而欢天喜地,笑成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搓麻的时光,总是那么快乐!

    牛小田看见,龙茱的母亲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父亲瞪了一眼,只好躲在一边,偷偷抹起了眼泪。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    两辆房车,驶离了聚龙山庄,安悦又能跟牛小田躺在一起,身边却多了只冷漠的黑猫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为何要带着龙茱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龙大师托付给我的,今后,她就是大院里的一份子了。”牛小田恢复懒散的样子,跷着腿摆弄手机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想让你当孙女婿吧!”

    安悦皱眉,瞥了眼龙血戒,心里发堵,听龙茱说过这枚戒指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悦悦,想多了,要是那样,大师还不如干脆将我留在聚龙山庄,今后都不用奋斗了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龙茱一定很难管理。”

    安悦替牛小田担忧,女将们都是孤儿,没什么依靠,龙茱可是有背景的,还来头不小,爷爷是一代宗师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袒护她,人人平等,不听话就走,爱哪哪去!”牛小田哼道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手机响了起来,是个陌生的号码,没有城市标注。

    “歪,哪位啊?”牛小田接通。

    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冷冰冰没有一点温度,“牛小田,还给我食髓蛊,否则,别想安生了。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