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封住蓝坪周身血脉!

    做法十分大胆,风险值也极高!

    白狐都为苗灵娜捏了一把汗,意外发生的话,从最后一根银针插入,只需要几分钟,蓝坪会彻底死在床上。

    那时候,老大的麻烦就来了!

    苗灵娜却不急不慌,给蓝坪灌了口水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。

    白狐发现了玄机,苗灵娜释放了一只收灵内的蛊虫,融在水里,潜入到蓝坪的体内!

    两分钟后!

    蛊虫脱离蓝坪,虚影色彩重了些,重新回到苗灵娜的收灵里。

    蓝坪体内的花毒,已经被蛊虫给吸收了!

    苗灵娜依然神情自若,将银针有规律的依次拔下来,尚奇秀帮忙收进盒子里。

    还用酒精棉,细致地擦拭了针孔。

    蓝坪依然昏睡中,并不奇怪,她有一条魂魄不在身上。

    帮着蓝坪重新穿好衣服,苗灵娜这才跟尚奇秀离开房间,敲响了牛小田的房门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牛小田,已经从白狐的汇报中,了解了整个治疗过程。

    由衷赞叹,苗灵娜的医术很高明,具有无可取代的独特性。

    蛊虫并非只是用来做恶事,居然还能治病,扩大了小田哥的认知范围。

    黄平野急忙打开房门,苗灵娜却冲着牛小田微微躬身,“老大,花毒已经清除。不过,病人丢失的魂魄,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娜娜,做得好,辛苦了,快去歇着吧!”牛小田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感谢。”黄平野稍稍松了口气,又问道:“需要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“这盒针送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黄平野立刻答应,又说:“其余的奖励,也一定有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没吭声,跟尚奇秀回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太傲慢了!

    尚奇秀已经够令人讨厌的了,苗灵娜比她还拽!

    换做平时,有人敢这么对待黄平野,一定会翻大脸的。

    但苗灵娜为妻子清除了顽固的花毒,傻子也知道,是个不折不扣的高人。

    何况,还是牛小田的手下,算了!

    “黄先生,可以让嫂子去医院化验下,看看身上是否还有毒。”牛小田建议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当然信你,此事不急!”

    黄平野摆摆手,又殷切地问道:“你嫂子的魂魄,能不能找回来?”

    “我会尽力,成不成功,还要看运气。”牛小田并没有托大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如果魂魄被人收起来,装进特殊的器皿里,怎么都弄不回来,除非找到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!这真是太*了!”黄平野气得差点把裤子都给拍烂了。

    “先试一下吧!万一那人觉得占地方,随便把嫂子的魂魄给丢弃了,就有找回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都听兄弟的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点头,也没有选择,如此缜密安排的一场阴谋,破案岂能是一朝一夕。

    招魂,要在午夜十二点进行。

    黄平野去看望了妻子蓝坪,还跟刚才一样,不知是否心理作用,看着她气色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陪着牛小田三人吃过晚饭,黄平野就离开了,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,约定半夜再来。

    去车上的双肩包里,牛小田拿来那个九窍的小木人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里,牛小田先去阳台上,抽着烟,欣赏了好一阵子丰江夜景,这才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蓝坪被人弄走的,正是觉魂。

    一个人失去觉识,便会处于昏迷的状态,怎么都叫不醒。

    跟植物人有区别,身体该有的正常反应,都存在。

    不清楚这条魂魄在哪里,是否很虚弱,牛小田只能采用千里追魂的法术,小木人,配合追魂符。

    在一张银色符纸上,牛小田绘制了追魂符,又默念练习几遍追魂咒。

    然后去冲浪浴缸泡了个澡,重新躺在床上,继续有滋有味地看起了网络小说。

    小说很有趣,牛小田沉迷其中,几次都笑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快要半夜时,黄平野来了!

    先告诉牛小田一件事儿,那名在救助所门前放下泰迪犬的男人找到了。

    是个无业游民。

    收入来源却有保障,祖上积德,留下两套房,靠着收房租过日子。

    整日骑着个摩托车,到处打着坐拥两套房的幌子闲逛撩骚。

    被抓到后,怂的像是稀溜的鼻涕,没打几下,什么都招了!

    断了腿的泰迪犬,来自于一名路边的老者,给了他一千块钱,让他送到救助机构的门前。

    这钱赚得容易,于是答应下来,因为对狗毛过敏,所以戴了手套和口罩。

    老者的画像,正在绘制中。

    牛小田认为,这是意料之中,幕后主谋当然不会轻易现身。

    还是先解决蓝坪的问题,试试能不能叫醒她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蓝坪的房间里,牛小田告诉了黄平野注意事项,要在蓝坪耳边,呼唤她的名字,持续不断。

    跟农村招魂的法术很相近。

    此时的黄平野,为了妻子,顾不得什么身价,说啥都答应。

    开始吧!

    牛小田先将九窍小木人,放在蓝坪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白狐也离开收灵空间,提前做好准备,一旦蓝坪的觉魂归来,拦住,不能再跑了!

    扔出那张追魂符,在空中瞬间燃烧,干干净净,不留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牛小田念起了追魂咒,黄平野也开始在妻子耳边,轻声呼唤起来,“蓝坪,坪坪,坪儿,宝儿……”

    称呼多到让人肉麻,这波过期狗粮也是撒得足足的。

    黄平野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差点让牛小田笑喷了。

    “坪坪,我是野子,快点回来,孩子不能没有你,我也不能失去你。”

    野子?

    普天之下,怕只有蓝坪才敢这么称呼吧!

    必须忍住,不能笑,牛小田把追魂咒都念乱了,只能重来!

    如此过了五分钟!

    一道虚影出现在房间里,太好了,蓝坪的觉魂归来了!

    白狐立刻冲过去,强行将这条魂魄,按着进入小木人里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不用喊了,魂魄回来了!”牛小田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黄平野早就喊累了,捏着嗓子咕咚咚喝了一杯水,问道:“小田,怎么还没醒来?”

    “离开久了,需要适应下,找找感觉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两分钟,魂魄从小木人上,深入蓝坪的身体内,她突然抖动了几下,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坪儿!你,你真醒了!”黄平野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“老公,有,有一只狐狸,刚才掐我的脖子!”蓝坪惊恐地瞪大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