浑身酸痛,骨头都快散了!

    胸口极其憋闷,到底,端木度还是没忍住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坤泽祖师真是可怕,受伤的端木度,一路往回走,心情非常低落。

    他认为,牛小田今晚死定了,白来一趟兴旺村,损失可谓不小。

    终于回到租住的别墅,手下的七名女子也回来了,都受了伤,衣服破烂,躺在床上痛苦的直哎呦。

    一打听才知道,

    坤泽祖师非常个性,连套路都没换,抬手把她们也给打飞了。

    回头再说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坤泽祖师清理了障碍,返回后,二话不说,直接携带弟子们,纵身跃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一看眼前的场景,叶桐的鼻子都要气歪了。

    失去的防护衣,都穿在那些女人身上,而牛小田手里拿着的,正是她的那柄金色宝剑。

    下午时,牛小田清理上面附着的神识,这柄宝剑,从此就姓牛了。

    “祖师,先别杀他们,扒衣服,把宝贝抢回来。”叶桐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什么规矩?你敢指使祖师?”牛小田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少挑拨离间!牛小田,我要让你眼看着她们如何被羞辱!”叶桐更恼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本人说话算数,这次还扒你衣服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叶桐暴怒,坤泽祖师则示意她安静,背着手,胸有成竹道:“牛小田,把东西都交出来,可以饶恕这些女娃们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敢把这些人都杀了?”牛小田冷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不用马上死,几个月后,自然会死去。”坤泽祖师眼中,出现了凶光。

    草!

    打!

    吹哨敲锣!

    牛小田向前一挥手,女将们立刻冲上去,鞭子挥动起来。

    两种干扰魂魄的法宝,也只是让坤泽祖师,受到了零点一秒的影响。

    毫厘之间,牛小田已经挥出了宝剑,劈砍在坤泽祖师身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宝剑瞬间被荡开,同时绽放出一片金光。

    坤泽祖师的时髦道袍破了,自身却没有半点损伤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坤泽祖师猛然向前挥出一掌,一股强悍无比的威压,扑向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这份力道,足以让一块巨石,瞬间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另一股强悍的力道,却挡住了坤泽祖师的这一掌。

    佘灿莲骤然出现,立在牛小田的前方,抱着膀子,一脸嘲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,灵仙!”

    坤泽祖师眼睛瞪圆了,怎么也没想到,牛小田还有如此强大的后备军。

    “老头,滚犊子吧,别逼老娘出手。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坤泽祖师鼻孔中哼出一股冷气,抬手之间,一根金针射向了佘灿莲,速度之快,目光难以捕捉。

    佘灿莲最强的,就是体质,并不躲避!

    但金针冲击在身上,丝毫未损,但所携带的法力,也将她冲得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坤泽祖师抛出个金色小碗,悬浮在空中,其上放射的金光,形成了一张金色大网,将佘灿莲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灵仙,不过如此,抓你回去,剥皮剔骨。”坤泽祖师哼笑。

    佘灿莲被困其中,无法动弹分毫,脖颈上,甚至都出现了蛇鳞,眼见就要现出原形。

    场景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嗯,电视剧上的法海,就是这样收了白娘子。

    没有片刻迟疑,牛小田立刻抛出了仅有的暴雷球,轰隆巨响,震得院子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任凭坤泽祖师多么强悍,也被暴雷球轰飞了出去,飘落在院墙外面。

    叶桐等人,纷纷倒地,正面衣服全都被冲烂了,个个又是衣不蔽体。

    女将们则是奋勇向前,鞭子抽打的如同狂暴暴雨。

    失去控制的小金碗,当啷落地,佘灿莲脱离束缚,嗖的一下,便到了围墙外面。

    牛小田随即纵身跃起,也跳过了院墙。

    只见坤泽祖师,道袍破破烂烂,将拂尘横在胸前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一片金光,从拂尘上荡漾开来,将他保护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姐,捆住他!”牛小田高呼。

    佘灿莲眨眼化作一条巨大的王锦蛇,朝着坤泽祖师缠绕而去,盘旋两圈,将他缠在中间。

    金光护体,并没有实质性接触,否则,坤泽祖师一定会被勒成扭曲的麻花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牛小田绕到坤泽祖师背后,老头眼中第一次,现出了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因为,牛小田启动了执草*,消失在坤泽祖师的感知中。

    蛇头绕在后面,牛小田指了指坤泽的后心,做了下口咬的动作。

    佘灿莲会意,张口就朝着金光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坑人的臭小子!

    金光骤然反击,佘灿莲差点崩掉了蛇牙,整个身体滑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这一下,

    也让金光护罩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孔洞。

    牛小田耳中的穿心针,瞬间钻入进去,穿透了坤泽祖师的心脏。

    噗通一下!

    坤泽祖师骤然倒地,压在巨蛇身上,又被佘灿莲一记摆尾,冲向高空,再次狠狠地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坤泽祖师踉踉跄跄地站起来,眼中的傲气消失干净,继而是无比的惊恐。

    心脏被穿心针,穿了个小孔,经脉已然混乱,此刻的他,毫无半点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姐姐,别杀他!”

    牛小田看出蛇眼中的凶光,连忙阻止。

    重新化作人形的佘灿莲,恼羞地冲着坤泽祖师吐了口口水,眨眼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上前一步,将坤泽祖师手里的拂尘抢了,冷哼道:“快走吧!再有下次,一定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坤泽祖师抱抱拳,踉跄着步伐,回头走远了。

    拿着拂尘,重新回到院子里,叶桐等人还在赤诚酣战中,而女将们却是越战越勇,防护衣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    “都滚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抬了抬手中的拂尘,像是赶苍蝇一般的厌恶。

    祖师的拂尘,居然在牛小田手上,叶桐惊慌失措,又挨了尚奇秀一鞭子,还是问道:“牛小田,你把祖师给害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兀自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祖师都败下阵来,叶桐哪敢再战,带着一行人,立刻掠走,很快消失在夜晚的村路上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果然看见佘灿莲,气哼哼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而看见牛小田,佘灿莲更是来气,翻身将他扑倒,整个压在身上,咬牙问道:“臭小子,为什么不让我杀他?”